意甲

蚀心蛊

2019-09-13 02:53: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洛河畔,他白衣若雪,剑眉入骨,俨然一位翩翩公子,只是细观却发现他的脸色苍白如纸,而且看似冷峻的眼眸不时滑过异彩。没有人知道他从何而来,只是习惯了看着他牵着一匹血红色的马,斜卧在柳树下,弄箫。音韵哀婉,阴寒,恍如来自九幽地狱。他从来不和人说话,微扬的嘴角并不代表着他很平易近人,因为,你能感觉到一丝戏谑……人们从他偶尔自语中得知,他叫寒。
我的前世,是一名多情的公子。名字叫,暖。我没有姓氏。以前,好像别人喊过我林暖。曾经的一切,繁华也好,落魄也罢。皆因为一场阴谋,化作烟云。
认识她,天真的以为是缘分。那年,我学艺有成,意气风发。正是男儿豪情凌云时,谁没有几分狂傲?从师门下山归家,正巧遇到一群强盗为难一位少女,英雄救美本就是江湖少年的梦,正好拿这些强盗试试师父刚给我的青羽剑。于是我很潇洒地挥舞着青羽剑,滴滴鲜血溅落在地面上就像绽开的彼岸花。转眼间,几具尸体倒下,剑影凌厉,没有留下血痕,寒光微闪。对于我来说杀人并不是对一次,以前师门任务不知道手中沾了多少血腥。只是我很好奇,我救下的这个女子,为什么一点畏惧、害怕的感觉都没有?想上前安慰几句,可是当她清冷的目光对上我,顿时让我神魂颠倒。黛眉含情,雪眸如雾。先前的疑虑也被我忘记。我故作淡然,轻轻唤着姑娘,从交谈中得知他的名字叫夕颜。她说她是孤儿,本就生活在山野里,只是不巧遇到一群强盗。真不知道一个女孩子怎么在这乱世活下去的,出于侠情和仰慕,我请她随我回家。我想,这样的女子应该用生命去珍惜的。
趁着夜色,我们回到家中。先把她安置在我以前住的厢房,独自去了大厅。
“林暖,你回来了,怎么也不提前和哥哥说声,也好去接你。”此刻说话的是我亲哥,林枫。
“呵,我也不是小孩子了,而且师父说我的武功都比你高呢,看这是师父的武器青羽剑,都送给我啦。”我高兴地炫耀着手中的武器。哥哥听到后浑身一震,愣愣地盯着手中的剑。咳了一声,转而说:“恭喜弟弟成为师父的关门弟子,记得师父当年说过,青羽在时青羽门,青羽离手逍遥人。恐怕他老人家此刻一定云游四海,逍遥天下去了。”
“弟弟,你这把剑借我看下行么?”哥哥殷勤地问道。
“不行,师父说了,剑在人在,剑亡人亡。一刻也不能离手。”我回道。其实师父也不如此么,除非遇到合适的传人,否则此剑绝对不能离手。哥哥也没多问,说:“我带你见父亲吧,他在后院休息。”
“嗯,好。”只是在哥哥转身时,却寒芒微闪,充满阴霾。“你个死老东西,不就是不想让我得到那件东西么,幸好我棋高一着,哼哼。”见了父亲,我告诉他说在路上救了一名女子,看她可怜一并带回家来。
“给我先骗取他的感情,然后把他的剑偷给我,哼,要不是看在他是我弟弟的份上,我早让他曝尸荒野了。”透过窗,灯光下两个身影在交谈着,若此刻林暖在这里,一定会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夕颜确实是一位娇美的女子,而且有几分冰冷,仿佛世间的空气会污浊了她,总喜欢穿一件白衣,披着轻纱。她的琴声很美,空幽婉转。我喜欢听她在月下的院子里抚琴,但就是这美景,足够让我痴醉。为此,我学萧,只是为了能用音律轻叩她的心扉。我总是觉着,爱情没有太多的预示,总是冥冥中你就走进她的心门。
我还清晰地记得,那晚月正圆,你约我去后苑的竹林。你满怀心事,朱唇轻启。你说想要一个温馨的家,我说我不会让你颠沛流离;你说你想有一个疼你的人可以因你生,因你死。我说我可以为你生,为你死;你说你喜欢沐浴清风,抚琴弄舞。我说我可以舞剑横萧,陪你逍遥;你说你想要一个人生死相依,我说我只求一个人不离不弃。你浅笑倾城,说不如在这月下私定终身。我说只要你愿意...
那不是她的第一次,我没有伤心和不适,或许她有不堪的回忆,我爱的是相识之后的她...
你依偎在我的怀里,又是用手去碰我枕边的剑,我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许碰它你还是不听。我笑你太调皮,总是不听话。知道么,你偶尔的任性比总是冷冰冰的样子更显得娇羞醉人。你说你喜欢被爱的感觉,原来是那么美。多少夜中醒来,我都发现你的枕边是湿的,你遮遮掩掩地说是因为想起一些往事,殊不知,到今日,我才懂得你的泪水是为谁而流。
“我等不了了,这里是两颗药,你俩一人服一颗,哼,别想问我这是什么,反正死不了人,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了,别忘了,当年要不是我救你,你早不知沦落在哪家妓院了。”阴冷的声音充满了无情。
“暖,陪我在亭下喝一杯酒好么。”
“呵呵,难得姑娘如此雅兴,小子岂有不陪之理。”我笑道。
“呵呵,好。”很快的,一壶酒被她给劝下去。“你先等一下,我去拿酒。”此时已深夜。我起身到屋内,夕颜悄悄拿起杯子……“暖,我们喝交杯酒如何”。不得不说这是很美妙的想法,“嗯,好呀,等我把酒打开。”
“不用,这不杯子里还有酒么,夕颜端起杯,递给我。”刚才不是明明喝完了么,难道我喝醉了。”自嘲地笑了笑,饮下。
“感觉怎么样呀?”
“嗯。可能有些醉了”。见我没有异样,夕颜也就放下心来。突然,几声熟悉的乐器声响起,然后浑身如万虫叮咬,“难道……难道是蛊毒??”刚才的酒劲早没了。我狠狠地向夕颜看去,我敢说,除了师父和最最亲近的人,没人可以对我下蛊,因为我的门派,就是苗疆使用蛊毒最厉害的青羽门!只是,我看她也如我一般痛苦,我的脸一下子变得没有血色...传说中的双生蚀心蛊。“哈哈哈...”我疯狂的笑起来,居然被最熟悉的人,种下最熟悉的毒。“夕颜,告诉我是谁想要害我,虽然我此刻疼痛难忍,却还有理智。
“哈哈,我最亲爱的弟弟,是我啊!”就在夕颜不知所措的时候,一声难听的声音传来。
“相信你也知道这双生蚀心蛊的厉害吧,除非它们之一吃了你的心,或者她的心,要完整的心哦,你俩才能有一个活下来。”哥哥嚣张地指着我俩,“当然,如果你俩谁能用剑刺死在心脏上的蛊虫,杀了一个蛊,另一个蛊也就死了。”
“哥哥,亏我还喊你一声哥哥,你为什么对我下如此杀手?!”
“嘿嘿,弟弟,你也可以选择让她死呀,不过为了让你死的瞑目,哼哼、夕颜,过来!”
“不,你不是说不杀了他么?为什么你如此狠心??”
“哈哈,弟弟,看这贱女人为你求情呢,你可知道她只不过是一个棋子而已。乖乖把尸蛊王交出来,我知道它在青羽剑里,休要蒙骗我。你以为你和那老东西的谈话我不清楚么,嘎嘎,没想到这世间居然还有如此神奇的蛊,能让人不死!”望了一眼夕颜,只见她满脸清泪,可怜着望着我,脸上没有一丝被蛊折磨地痛。至少这一刻我知道,她是爱我的。
“好,我给你!”我狠狠咬牙道。嘴唇微启,只见青羽剑剑身波动,蓦然出来一个浑身七彩光色的生命。哥哥见到这东西,赶紧收了起来。
“哈哈,弟弟呀,你好歹是我弟弟,我不可能手刃你,毕竟父亲是那么爱你。所以只好让你在蛊毒中死亡,至于那个贱人么,对不起,这蛊毒没解药。”看着哥哥残忍地笑着,我转身看向身边的夕颜,突然发现她的美眸已经一片灰白。只有一心求死的人,才有的色彩。当我醒悟过来时,手中的青羽剑,已经稳稳地刺在她的胸口。原来就在我狠狠瞪着哥哥的时候,她悄悄拿过我的剑,第一次拿着我的剑……
“林枫,你不得好死!”我双目充血疯狂着,看着心爱的女人躺下去,躺在我身边。我突然冷静下来,“哥,你不是要服下尸蛊王么,你可知道它的用法?要不我告诉你?”
“哼,我早就知道怎么服用了,那老东西的身上记载着怎么服用。”
“什么???师父他老人家???”
“死了”。哥哥淡然地说道,堂堂江湖杀手界第一再杀不了一个老头,不如直接解散得了。此时哥哥的心思全部在尸蛊王上,根本就没在意我。
“好,是你逼我的。”失去了女人和师父,我真的绝望了,我还要为师父报仇才行!!嘴角嘟噜着几个字,这才是尸蛊王的终极奥秘,历代青羽门门主都只有口头相传。而师父身上的,不过是生产一个长命的鼎炉。见着哥哥服下尸蛊王,我笑了。哥哥不明所以,以为我疯了。突然他浑身颤抖,口吐白沫,然后只见七色光彩飞进我的体内。
“哥哥,你死不足惜。”看着他软软地倒下去,我没有一丝怜悯。杀手组织么?我喃喃道,抱着夕颜的尸体走出家门……
第二天,江湖上传闻杀手组织血滴子一夜被灭门,凶手杀人手法极其残忍,全部是抛心,以至于没有一个杀手的心还能侥幸在身体里……
我醒来,如今过去几世了,不生不死,呵呵,这就是我么,一个人不人鬼不鬼,连自杀都是一种奢望的生命,每次只能靠生吃人的心脏来压制自己的心痛。
我是妖,不死的妖,伪装成优雅的公子,去倾听女子的心事,然后寻到薄情男子,趁着夜色,挖出他的心,吃掉……
箫声如故,只是缺少了你的琴音相伴,有时候,我懒得去找薄情人,我想,就让我心痛着,安静地想着你。

共 41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前世温暖如玉的男子,遭遇了什么才会成为今世冷酷残忍孤独冷血的寒。匹夫无罪,怀壁其罪。接受了师傅的衣钵却遭到哥哥的嫉恨与算计,设下一枚棋子以蛊要胁,哥哥得到了觊觎之物,却也失了性命,而他没算计到的是这枚棋子竟然与暖产生了真正的爱情,以自己的死,换了暖的生。失去了爱人,又遭亲情背叛,无法忍受的痛苦,永远不会死去的蛊王,只能痛苦地苟活在思念之中。诗意的华丽,阴冷的情节,是本篇文字的特点,欣赏。【编辑:瞳若秋水】
1 楼 文友: 201 -02-0 12:54: 文字流畅,表达自如。但好的文学作品必要脱去华丽的外衣,才能寻到文学的真谛。个见,与作者共勉。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拉肚子快速止泻的办法
儿童口臭是什么原因
小孩子半夜流鼻血危险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