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男子遭断裂腐木砸伤昏迷医生称其可能成植物

2020-07-01 16:57: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男子遭断裂腐木砸伤昏迷 医生称其可能成植物亾

家属拿着厚厚一叠医疗费用单,十分无奈。

46岁的彭正兵在海口打工,44岁的妻子文永华在四川老家种庄稼、照顾两位年过七旬的父母,23岁的儿子彭强和21岁的女儿彭丽,已步入社会开始独立生活。这本是一个幸福的家庭,然而,一场意外却打破了这个家庭原有的平静。彭正兵在干活时,被突然断裂的腐木砸中头部,至今昏迷不醒,由于无钱治疗,生命随时面临危险,文永华踏上了一段艰难的维权之路。

□见习 李云川/文 秦彦/图

飞来横祸

1月12日,省气象部门首次启用寒冷橙色预警信号,受强冷空气影响,海口等市县气温将降至8至10℃。

在海口秀华路省人民医院住院部神经外科病房里,脑后部凹下去一个大坑的彭正兵,双眼紧闭躺在床上,对外界的气温变化没有一丝反应,无论家人如何喊叫,他都安静地保持着原样。他的胸部隔一会儿便会剧烈喘动一下,女儿彭丽见状赶紧取出塑料连接管,接在彭正兵被切开的气管里安置好的管头处,开动吸痰机抽取积压在彭正兵胸部的痰质物。

工友介绍,彭正兵是四川巴中市巴州区青木镇农民,去年8月从老家来到海口打工,去年11月初,彭正兵被秀英区石山镇一家停产石材厂山东籍老板张某叫去干活。12月1日,彭正兵与工友拆除石材厂机房的房屋,当他与工友从平房楼顶往下放檩木时,一根檩木上的钉子和铁丝把房屋横杆挂了一下,腐朽的横木突然断裂,砸中下边彭正兵手上抬着的檩木,弹起的檩木又击中彭正兵的头部。彭正兵从脚手架摔到地下,送进医院后经治疗,至今仍然昏迷不醒。

彭正兵的妻子文永华和儿子彭强、女儿彭丽,全天候轮流守护在彭正兵的床前,不断为他吸痰和清洗,一遍一遍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彭正兵这样躺着已经40多天了,全家人也这样陪护了40多个昼夜。除了疲惫的身心,家人还因拖欠医药费而着急,不知道还能陪护多久,更不知道这样的陪护最终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省人民医院神经外科黄副主任医师说,彭正兵被重物砸伤脑部,造成特重型脑挫伤和颅内血肿,治好也会成为植物人,而且由于经济条件跟不上,无法得到更好的治疗,彭正兵的肺部现已严重感染,有可能带来生命危险。

身陷困境

彭正兵出事前,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人,正等着他挣了钱寄回家去,那知没等到钱,却先得到了他发生意外的消息。家中还有年过七旬的父母需要照顾,妻子文永华一时无法脱身,便让儿子彭强和女儿彭丽先行赶过来。随后,文永华托亲戚朋友照顾父母后,这才焦急地赶过来。

治疗需要钱,可刚出来打工3个多月的彭正兵,还没挣到什么钱,工地还欠着他2000多元工钱。工地老板张某先后拿出4万多元支付医药费,但彭正兵的伤势特别严重,几万元很快就花光了,只得停药。家人焦急不已,又四处筹借了4万多元。但这4万多元,没过多久也用完了,彭正兵再次面临停药的困境。

有好心人告诉文永华,彭正兵是在干工过程中受伤,他们应去找工地老板讨个说法。

文永华在老乡的陪同下,找到石材厂老板张某。张某承认是他叫彭正兵干活出了事,也愿意承担。“我知道彭正兵没有续交药费已经停药了,可石材厂已经停产,我支付了4万多元医药费后,现在再也拿不出钱来,目前只有将积压在工厂里的石材卖出去才能换钱,这些石材却一时难以卖出去。我也让彭正兵的家人和老乡帮助联系买主,卖了钱就给彭正兵治病。”张某说。

艰难维权

事发后,彭正兵的老乡向石山镇派出所报了案。其中一位老乡介绍,民警到现场调查取证后,认为采石场已经停产,此事属于工伤事故,不属于派出所受理范围,建议他们去找劳动部门。他们找到秀英区人事劳动局后,对方认为这事应找安监部门。他们找到秀英区安监局,对方派人到现场调查后,至今没有结查。他们又找到秀英区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员出面找到石材厂老板,要求对方协调解决此事,仍然没有取得有效的结果。

1月11日上午,随文永华等人一起来到秀英区安监局。符仕忠局长说,他们接到报案后立刻派人到现场进行了调查,石材厂前些年已被责令停产,彭正兵属于临时雇用,老板张某没有与彭正兵签订劳动合同,但张某承认彭正兵是在其工地干活受伤。由于安监部门只负责一死二重伤以上的重大事故调查,此案不符合安监部门的立案标准。即使符合立案标准,安监部门也只负责对事故原因和进行调查处理,涉及到工伤赔付方面的问题,安监部门仍然难以处理。符仕忠建议文永华等人去人事劳动局寻求帮助。

随后与文永华来到秀英区人事劳动局,办室室副主任林柏表示此事有些难处理,他马上向海口市劳动局相关部门负责人请示,对方表示工伤鉴定等方面的问题,应由海口市劳动局调查处理,但如果工地老板不肯支付医药费或赔偿款,劳动部门也没有办法。

当天下午,文永华来到市劳动局,有关负责人建议她通过法院起诉解决此事。

“这些天,都是靠在南大桥下守工的老乡凑钱提供生活费,长期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可丈夫现在躺在医院里不省人事,我们无法抛弃他不管,也无法拿出钱来治疗,家里的两位老人还等着我们回去照顾,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泪流满面的文永华,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


商丘好的白癜风医院
廊坊白癜风医院收费高吗
宁波治疗白斑病费用
河北治疗白斑的医院
桂林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