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拣宝 第1047章 朱大先生死了?

2020-01-14 17:58: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拣宝 第1047章 朱大先生死了?

“你看。”

这个时候,俞飞白有几分瞠目结舌,把资料递给王观,随后摇头晃脑道:“我不相信,这肯定是朱大先生的计谋。”

“啊?怎么可能……”

乍看之下,王观也是差不多的反应,一脸惊愣的表情,眼中充满了怀疑。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俞飞白誓言旦旦道:“肯定是他早料到会有今天,所以早早安排了后手。”

“嗯,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王观微微点头,但是却若有所思起来。

“绝对是这样没错。”俞飞白嘟嚷道:“在台湾的时候,你不是见过他吗。”

“是啊。”

王观承认道:“远远的看到了,不过……”

“不过,当时蒙坚假扮朱大先生,扮得非常想像。所以我也弄不清楚,他是途中掉包,还是从头到尾都是蒙坚假扮的。”

说话之间,王观皱眉道:“如果从头到尾都是蒙坚装神弄鬼,那倒是比较合理了。毕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朱大先生不可能知道自己被跟踪了,然后让蒙坚假扮自己来个移花接木。要是知道自己的行踪泄露,直接闻风而逃就行了,根本不用这样麻烦……”

“有道理。”

听到这话,俞飞白点头之后,又摇头道:“不过,我还是不相信。”

“不仅你不信,我也怀疑啊。”

适时,王观苦笑道:“追查一年多,居然得到这样的答案,我也觉得十分荒唐。”

“不仅是荒唐,简直就是荒谬可笑。”俞飞白哼声道:“我觉得。这肯定是朱大先生玩的把戏,以为这样就可以瞒天过海了,太小瞧我们了吧。”

“不管是不是把戏,总而言之,确实要调查清楚。”王观沉吟道:“从资料来看,现在窑厂做主的是姚远的女儿姚静,不知道她在不在村中。”

“查一查就知道了。”

不得不说,俞飞白还真有几分急智,当下立即掏出。按照资料上的号码拨打了窑厂的专机,与窑厂销售部经理沟通起来。

在沟通的时候,俞飞白拿出土豪的气势,开口闭口要谈几十万的大生意,表示销售部经理做不了主。让他来换个能做主的来接。

或是胡搅蛮缠,或是旁敲侧击,反正磨蹭了七八分钟,俞飞白直接打断了,然后笑逐颜开道:“我们运气不错,听这人的意思,姚静确实在厂中。”

“既然这样。你打算怎么做?”王观迟疑道:“直接杀上门去?没有合适的理由啊。”

毕竟现代是文明社会,根本没有连坐的说法,就算他们猜测正确,姚远就是朱大先生。但是朱大先生犯事。不管他的女儿知不知情,都不可能牵连到她的身上。

“理由不是现成的吗?就说是去谈生意……”

与此同时,俞飞白捏着拳头道:“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不当面问个清楚。我会失眠的。”

“当面锣,对面鼓!”

此时。王观考虑了下,也点头道:“开门见山,直截了当,也算是不错的主意。”

“就是,想要知道真相,直接去问就行了。”俞飞白把指关节捏得哔啪响:“在国外施展不开,但是国内却是我们的地盘,还怕煮熟的鸭子飞了不成?”

“行。”

王观赞同道:“打个和钱老说一声,然后明天就上门问个明白。”

有了决定之后,俞飞白立即打,把情况一说,钱老惊诧之余,也同意了两人的决定,而且还要予以支援。在第二天早上,钱老据说的支援来了,却是他老人家亲自出马,大清早就赶了过来。

见此情形,王观和俞飞白肯定十分惊讶,连忙出去迎接。

搀扶钱老来到酒店厅中坐下,俞飞白也有几分埋怨:“钱老,这事我们处理就行,你又何必不远千里过来呢。”

“不来不行啊。”钱老微笑道:“听了你们打探到的情况,我一宿没睡,干脆过来了。查了这么久,这事也应该有一个了结了。”

王观见微知著,轻声探问道:“钱老,您是不是也知道了什么线索?”

“知道一点,不过更多的,还需要那个小姑娘解答。”说话之间,钱老挥手道:“走,我们去拜访她吧。”

一声令下,谁也不从。在王观和俞飞白的指引下,一行人慢慢地来到了村庄之中。而且钱老用词十分讲究,说是拜访就是拜访。如果是在古代,肯定要事先投个拜帖什么的,至于现在嘛,则是主动上门求见。

此时,负责接待客人的是个主管之类的,看出钱老等人气度不凡,却也没有怠慢,连忙跑去汇报了。在等待的过程中,俞飞白也忍不住悄声嘀咕:“我们这样大张旗鼓过来,会不会把人吓跑了?”

“要不要叫人把整个村庄封锁起来?”俞飞白小声建议道,这绝对不是在开玩笑,只要他愿意,封锁一个村庄真的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不要胡说八道。”钱老微微摇头,十分淡定:“她肯定会见我们的。”

“您老怎么这样肯定?”俞飞白还是有些不放心,就是由于太关心这事了,所以才有几分患得患失的心理。

“如果她真的要躲,就不会留在这里了。”钱老淡然道:“在与蒙坚失去联系的那一刻,就应该寻觅另外的藏身之地。不管跑去哪里,总比待在国内要好。但是她却没走,那么足以说明她或许不知情,或许并不怕我们追查。”

“好像也有道理。”俞飞白沉吟了下,也点头道:“换成是我,估计早就躲到地球另一边去了。反正躲得越远越好,在风声没有彻底平息之前,绝对不会露面……”

在说话之间,那个主管又跑出来了,笑容满面地引请众人进去。

“真的愿意见我们?”

尽管有这样的料想,但是真正得到肯定的回应,俞飞白还是有几分惊疑。

“别嘀咕了,快跟上。”

与此同时,王观轻声招呼,随即搀扶着钱老,慢慢进入了窑厂的内部。

在经过走廊的时候,旁边恰好是一间间作坊。作坊之中,一帮工人分工协作,有人负责捣练泥料,有人负责拉坯制瓷,有人负责吹洒施釉,自然也有人负责描绘图案。一切工序井井有条,充满了生机活力。

一家工厂的待遇,以及效益好不好,看工人干活时候的表现就知道了。如果都是死气沉沉的样子,哪怕工厂赚最多钱,只能说明工人被剥削得厉害。如果工人脸上尽是欢快的笑容,哪怕工厂的规模不大,外部竞争比较激烈,但是内部却十分安稳,军心可用,很有竞争力。

“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这一行人不是来谈生意的,而是来找茬的,会不会立即翻脸,当场把我们撕了?”俞飞白的想象力十分丰富,瞄了这些工人一眼,又忍不住悄声道:“为了以防万一,要不要再多叫一些人过来?”

“不要疑神疑鬼。”王观笑了笑,提醒道:“到了……”

此时此刻,在主管的带领下,大家来到了位于窑厂内部一栋比较雅致的小楼之前。小楼的装饰怎么雅致,王观等人并不关心,甚至没怎么看,就直接走进了厅中。

这个时候,在客厅之中,一个十七八岁左右的小姑娘就坐在沙发上。白皙秀丽的脸蛋,多少还残留几分青涩的气息,不过看到王观等人走了进来,她却十分平静,甚至于有些在意料之中的神态。

“各位请坐。”

此时,姚静站了起来,挥手让主管出去,然后亲自斟茶倒水待客。

这样的举动,却是让王观和俞飞白十分惊异,有种出乎意料的感觉。不过钱老却依然云淡风轻的模样,微笑表示谢意,并且举杯抿了口茶。

然而,在喝茶之后,却没人开口说话,厅中的气氛有几分诡异。沉默了半响,钱老才轻声开口问道:“小姑娘你认识一个叫赫威的人吗?”

“不认识。”

姚静轻轻摇头,然后来了个转折:“不过,听我父亲说过……”

“说过什么?”

听了半截就没音了,俞飞白自然忍不住催促起来。或者是适得其反,姚静反而不解释了,而是反问道:“老爷子问我这话,是不是也知道一些情况?”

“你父亲是姚远吧?”

钱老也没有急于解答,而是再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没错,我父亲就是姚远。”

此时,姚静的眼睛之中多了几分柔弱之色:“你们既然找到这里,应该是我表哥透露的消息,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没事,吃好喝好,听说还胖了……”俞飞白敷衍了几句,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迷惑,迟疑问道:“你父亲……真的去世了?”

在资料上显示,姚远逝世了,而且已经死了三年。

昨天晚上看到这个信息,差点没把俞飞白吓得半死,如果姚远已经死了,那么现在活跃的朱大先生又是谁?难道是诈尸不成?或者说只是诈死……就是有了种种疑问,所以他们才迫不及待过来问个清楚明白。

与此同时,听到这个问题,姚静的脸色也变了,微微沉了下来。秀丽的眼眸之中,隐约浮动几分黯淡之色,看起来很像是被戳中了伤心事。

然而,俞飞白却不为所动,一定要从她的口中听到答案才罢休……

安康市中心医院
浙江省人民医院
治疗癫痫病成都哪家医院最好
宿迁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是那个
昆明诊治白斑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