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河北张家口光天化日之下强抢儿童案72小时

2019-09-13 04:52: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 河北张家口光天化日之下强抢儿童案72小时告破 16:51:10

  “孩子被绑架了,还是被拐卖了”、“这伙人为了财,还是寻求报复”、“现在孩子生命有没有危险”……2011年4月16日下午2时35分,在宣化区建国街附近,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强抢儿童,一时间传言四起,人心惶惶,人们都在猜测着这无法预见的结果……

  民警抓获犯罪嫌疑人赫建政。

  儿子找回来了!文文的母亲喜极而泣。

  光天化日重外孙被抢

  4月16日虽然较前几日相比略有寒意,但下午2时的天气还是可以感觉到春天的温暖,今年73岁的王桂莲(化名)紧紧牵着重外孙文文(化名)的手,蹒跚走在宣化区建国街路北的辅路上,看着自己年仅3岁半的重外孙,王桂莲有着说不出的爱,俗话说,隔辈亲。隔了两辈,是亲上加亲。老人时不时蹲下为孩子擦擦嘴角吃食物留下的残渍,整理一下弄乱的衣服。天真活泼的文文,津津有味地品尝着太姥姥刚刚给买的雪糕。每次老人照看文文时,总会带着他到超市买好吃的,这已成了老人必做的事情。

  祖孙两人有说有笑的走着,王桂莲享受着难得的天伦之乐,文文感受来自太姥姥的爱。然而,在这个平静的下午,她们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正一步一步向她们逼近。就在距他们居住小区不足10米的地方,“噩梦”开始了:一位年轻女子从她们身后猛地窜出将文文一把抢走,当王桂莲反应过来时,孩子已经被强行拉上一辆红色夏利车。“还我孩子……”王桂莲奋力的追赶着、哭喊着,然而,红色夏利车不顾一切地呼啸远去。

  文文在宣化区某幼儿园上学,母亲温萍(化名)是一家公司的会计,父亲郭瑞(化名)是一名货车司机,郭瑞经常出车在外,照顾孩子的担子自然落到了温萍身上,为此同在宣化区居住的外婆王桂莲也时常来帮着温萍带孩子。4月9日以来,文文发高烧在家休息,温萍也向公司请了假陪孩子。4月16日正是周六,公司一周的账目需要整理,温萍见孩子的病情有所好转,便让外婆帮着来带孩子,自己回公司上班。“这个看似和往常一样的日子,却成了我们一家最黑暗的日子。”事后,温萍回忆当天情景时说。

  当日下午3时,温萍接到宣化公安分局民警通知,称其儿子文文失踪了。开始温萍侥幸的认为是外婆年岁已高,没有看管住孩子,让孩子走丢了,应该会很容易找到。到警局后,温萍才知道孩子是被抢走的。闻听这一消息,没有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温萍瘫坐在地上……“我们家没有和谁有过仇,又没有和谁结过怨,他们为什么抢我的孩子,这件事对于我们家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孩子会不会有事,那些种种不好的结果,老是在脑海里翻滚。得知此事后,孩子父亲也放下手中工作,匆匆赶回宣化,同时还联系了亲朋好友帮忙,印制了很多传单,到处分发。孩子的太姥姥整天喊着孩子乳名,自言自语,精神恍惚。“我每天晚上都把文文的衣服拿出来,还像往常一样给他讲故事,那段时间,全家人精神都处在崩溃的边缘,差点就疯了。”温萍说。

  监控录像锁住嫌疑人

  案发后,市、区领导高度重视,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政法委书记李青春,区委书记何亚星等领导相继做出批示: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解救被抢儿童,迅速抓获犯罪嫌疑人。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郑建军亲临宣化坐阵指挥;市局党委委员、刑警支队长郝燕飞随警作战。市局党委委员、宣化公安分局局长第一时间赶赴案发现场,下达指令启动突发应急预案。并现场点兵成立了以局长王守成为组长、副局长赵书利、刑警大队长刘燕海为副组长的“4·16”专案组,全警参战。“当时,我们只有一个想法,竭尽全力把孩子救出,我们把孩子当成了自己的儿子。”王守成如是说。事后,新到任的市公安局党委书记杨春光对破获该案给予高度评价,要求全市各级公安机关要切实加大打击拐卖犯罪力度,关注民生,保障民生。

  专案组民警兵分多路迅速展开侦破工作。一组民警赶赴现场,对案发现场周围的人员、环境进行走访摸排,并调取案发现场监控录像,另一组在全城各个出入口设卡堵截,防止犯罪嫌疑人逃离宣化。

  专案组的每个成员都绷紧了神经,认真细致勘察,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破案线索。办案民警从案发现场的监控录像调取范围,扩展到祖孙两人所经路线的监控录像调取,从录像显示,犯罪嫌疑人所用的车辆是一辆红色三厢夏利,车内共有三人,实施抢劫的犯罪嫌疑人是一名年轻女子,红色夏利车在祖孙两人离开超市时,就开始尾随,在距离居住小区300米左右时,这名女子就尾随其后,几经寻找时机实施强抢,但是由于路人和保安的经过,都未得手,就在距小区10米左右时,这名女子瞅准机会,将孩子抢走。办案民警反反复复查看监控录像,希望在录像中,寻找出有价值的破案线索,由于监控录像较为模糊,只能判断出犯罪嫌疑人的性别,无法看清面貌。

  通过反复查看监控录像,办案民警发现,犯罪嫌疑人所用车辆的车牌被一张光盘堵住,只剩下三个数字,但现场视频较为模糊,办案民警判断这三个数字可能是671、677、611、617。通过调查,全市符合这三个数字的车辆有800多辆,而且这些车,有些还不在本地,调查起来工作量可想而知。案情进展见到了一丝曙光,办案民警个个热血沸腾,局长王守成要求专案组成员,不管有什么困难,只要有一点线索,就不要放过。办案民警深入全市各个县区查验车辆,一辆、两辆、三辆……依然没有发现相符的车辆。经调查最后一辆位数相符的车,现在山西省天镇,专案组觉得曙光就在眼前,刑警中队长陈海龙,亲自带队驱车前往山西天镇,他们忘却身体的乏困,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当陈海龙一行赶到天镇,看到这辆车时,让他们本以为会出现的曙光荡然无存,这辆车不是犯罪嫌疑人用的车,犯罪车辆用的假牌照,可能是辆黑车。案情到此,侦破过程陷入了一个僵局,如何打破僵局,如何寻找新的破案线索,这问题重新摆在了专案组面前。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孩子会不会已经被拐卖到外地,会不会有生命危险,犯罪嫌疑人会不会逃出宣化……种种不祥的猜测将专案组会议室的空气凝固了,局长王守成手中的香烟抽了一根接着一根,反复查看着一些与案件有关的线索,已经连续工作了一天一夜的专案组成员们,没有感到一丝的疲惫,一种无形的压力压在专案组成员心头,如何向孩子父母交代,如何向古城父老乡亲交代。但是他们有一个信念,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孩子找到。

  按“车”索骥嫌疑人落

  专案组民警为了寻找新的破案线索,将监控录像的查看范围扩展到全区,通过查看监控录像,办案民警发现,嫌疑车辆的逃跑路线,绝对是对宣化大街小巷特别熟悉的宣化当地人所为,一个在宣化没有居住过,甚至是居住时间较短的人,绝对找不出这样的路线。由此,专案组断定,这伙人至少有一个人是宣化本地人,他们现在可能没有离开宣化,而且很可能藏匿在宣化的某个农村。另外,监控录像显示犯罪嫌疑人所用的车辆也没有离开宣化。专案组再次召开紧急会议,研究侦破方案,决定要在宣化区扩大摸排范围和密度,还是要从找到嫌疑车辆入手,只有找到车,才能揪出犯罪嫌疑人。

  一时间,专案组成员深入到各个街头巷尾、乡镇农村,寻找该车。功夫不负有心人,4月19日,在宣化区河子西乡附近,专案组民警发现了一辆与嫌疑车辆相似的红色夏利车,民警抑制住内心的激动,马上将此事向专案组汇报,专案组得到这个消息后,迅速派出精干民警对此车进行跟踪,确定车辆是否真是犯罪嫌疑人所用车辆,并伺机实施抓捕。专案组知道,孩子还在他们手中,如果贸然抓捕,孩子生命安全可能会有危险。“必须等到时机成熟时才能实施抓捕,确保孩子生命安全。”局长王守成再次强调。

  通过一段时间的跟踪,民警发现有三个人先后上了车,从这三个人的体貌特征断定,他们就是犯罪嫌疑人,而且孩子不在车上。这个时候,实施抓捕可以保证孩子生命安全。但是,犯罪嫌疑人驾驶着车辆,如果贸然追捕可能会带来不必要的人员伤亡。如何实施抓捕?如何保证行人的安危?又一道难题摆在了专案组面前,专案组紧急制定抓捕方案,经讨论,决定采用两车夹击的方式,这样可以防止犯罪嫌疑人驾驶的车辆逃跑。当嫌疑车辆行驶至旧李宅的铁路桥洞时,民警认为抓捕时机已经到来。

  伴随着一声紧急的刹车声,刑警副大队长张海峰驾驶着一辆黑色轿车紧急停在了那辆红色夏利车前,随之而来的专案组成员、河子西派出所教导员李淼驾驶的一辆面包车猛地撞在夏利车后,红色夏利被死死夹在两车中间。“快说,孩子在哪?”“旧李宅。”在宣化区旧李宅村的铁路桥洞下,三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

  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后,民警现场进行突审,犯罪嫌疑人交代,孩子被关押在旧李宅村的出租屋内。得知这一情况后,专案组民警迅速前往,民警翻墙进入院内,踹开屋门,进屋后,发现文文蜷缩在沙发上,身上乱搭些衣服,全身微微发抖。当民警告诉文文自己是警察叔叔时,惊魂未定的文文放声大哭。此时,距离案发仅仅过了72小时。

  “文文和我家小孩子同岁,当时身上还有点烧,当我看到文文后,再加上孩子一哭,心里有一种揪心的痛。”当时进入屋内解救文文的刑警二中队中队长郭小明回忆说。

  闻听文文被解救的消息,区委书记何亚星、当地的群众纷纷赶到现场,当文文被民警从屋内抱出时,围观的群众自发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强抢儿童为圆发财梦

  犯罪嫌疑人赵莎莎是宣化区人、赫建政、张某是宣化县人,因为友谊让他们走到了一起,因为钱又让他们把罪恶的黑手伸向文文,走向了一条不归路……

  赫建政是张某的男朋友,20岁出头,本是干事业的年龄,却因为钱,把黑手伸向了小孩,今年只有17岁的张某,也无知地一块儿干起了这罪恶的交易。2010年,赫建政在宣化开了一家饭店,在开饭店的过程中,通过朋友与赵莎莎的男朋友相识,一来二往便和赵莎莎也成了朋友。今年4月初,赵莎莎男朋友被宣化公安分局拘留,为了节省房租费用,赫建政和女友张某便住到了赵莎莎和她男朋友租住的出租屋,三人的关系迅速升温,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如何弄钱?上哪里弄钱?”成了他们平时闲聊的话题。“咱们不行绑架个孩子,这样来钱快。”一天,赵莎莎忽然提议,三个人面面相窥,觉得绑架孩子很难找目标,于是绑架这个念头打消了。“那我养个小孩,卖了。”赵莎莎说。“自己的孩子怎么舍得卖。”赫建政觉得这个方法也难以实现。最后,赵莎莎认为到医院抱个孩子卖了比较容易,三人觉得这个方案还比较可行,便就一拍即合。他们先后来到河北北方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宣钢医院、区医院、县医院,查看有没有摄像头,偷了小孩,如何逃跑。同时,赵莎莎还准备了两件医生服装,觉得这样更容易作案,并打听到一个孩子可以卖一至两万元。但是,这样一圈走下来,他们发现这些地方都不容易下手,便认为在大街抢个小孩子,这样更容易些,更直接、更快。

  为了钱,他们忘却了道德;为了钱,他们不顾别人的痛苦;为了钱,他们迷失了自我……4月16日,他们开着车,行驶在宣化大街上寻找着他们的“猎物”。当行驶至建国街时,正在被太姥姥照看的文文,成了他们强抢目标。

  抢到孩子后,他们赶紧联系买家,准备把孩子卖掉,但是买主觉得孩子年龄偏大,没有达成。4月18日,他们上街到案发现场探听风声,发现街上贴了很多寻人启事,看到这些启事,赵莎莎记下上面的,想着如果孩子卖不出,就给他父母打,让他们出钱赎孩子。4月19日,他们开车出门购买卡,准备给文文父母打勒索钱财,却被警方发现并当场归案。关在看守所的三个人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的发财梦就这样破灭了,而且搭上的是他们风华正茂的青春和无尽的悔恨,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一位学者曾说过,每个人都渴望有钱,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钱不能成为邪念滋生的温床,钱不能成为罪恶行径的动力……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小孩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宝宝如何健脾胃
哪些是缺血性中风的危害
小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