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GSP优势兽药经营企业的蝶变契机

2019-10-13 00:35: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GSP:优势兽药经营企业的蝶变契机

根据《广东省兽药GSP检查验收办法》规定,所有兽药经营企业“经过自评,符合《兽药经营质量管理规范》和《广东省兽药经营质量管理规范实施细则》规定的条件和要求”,才能向兽医行政管理部门提出GSP认证申请。 日前,有关媒体曾对目前兽药GSP认证工作推进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做了详细报道

,业界普遍对GSP的推行不看好,很多个体兽药店消极应对,得过且过。不过,经过进一步调查发现,也有一些大型精英企业眼下正在积极配合并推动认证工作,它们代表了兽药经营行业另一种向上的力量。 目前,开展GSP自评的企业虽然不多,但关注GSP政策动向,积极通过各种渠道了解相关标准,并自觉评估自身优势和缺陷的企业却不少。在广东省化州小有名气的中大兽药饲料经销部总经理张家豪很早就关注GSP,坚持认真研究有关GSP的专题文章。 康尔健动物保健品博罗经营部的黄碧东10月21日还专门致电相关媒体,了解各地GSP相关政策以及其他企业的动态信息,“希望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地方没做好,什么地方很难实现,提前有准备,也好跟政府部门沟通”。事实上,他早已对GSP标准了然于心,而此前博罗县畜牧兽医局专门找过黄碧东,希望该公司做好自评,争取成为博罗通过GSP认证的试点企业。 借力GSP 发展连锁经营 曾有业内人士估计,如果严格推行GSP认证,50%的兽药经营主体将被迫退出市场。笔者从各地了解的情况看,业界对这一比例虽有不同看法,但可以肯定的是,GSP必然加速行业洗牌,有相当部分经营主体将被淘汰。 面对标准复杂、经营门槛加高的GSP认证,有相当一部分个体兽药经销店将无法通过或者需要付出较大成本和精力才能通过。然而,也有一些企业,他们依靠自身雄厚的资金、技术实力帮助各地经销商通过GSP认证,进而吸引他们加盟。 以直营、专卖连锁为主要经营模式的厦门利洋水产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宁永生也持此种观点。他认为,GSP认证对利洋这样的优势渔药企业无疑是利好因素。从销售层面看,GSP将淘汰弱势企业,净化市场,改善行业的竞争环境。而广州杨明兽药连锁公司董事长杨锦明更直言,他就是看中了政府全力整顿规范兽药市场,鼓励连锁经营的契机,才在开平建立了第一间分店。该公司在其站上明确提出,“在广东省内,公司计划按养殖密度不同,同时以县(或县级市)为单位开设120个连锁分店”。 连锁经营正是上述企业核心的经营模式。虽然上述企业的连锁经营模式已经开展许久,但GSP认证无疑将为他们加速扩张提供难得的机遇。 为规范兽药市场,政府确实一直在力推连锁经营。今年4月公布的《广东省贯彻实施兽药经营质量管理规范工作方案》明确提出,鼓励兽药零售向连锁经营发展。广东省兽药GSP办公室副主任罗建民也曾表示,兽药GSP的设计确实有一定门槛,将有一部分人不符合要求,第一是鼓励他们转行,第二是鼓励他们加入连锁经营。 当然,也有企业不认同这一判断。东莞喜牧动物药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杨俊明就认为,GSP的推行会淘汰一部分小兽药店,但从目前已公布的标准看,大部分兽药店只要愿意,肯定都能通过认证,GSP不会对市场产生决定性影响。 化州中大兽药饲料经销部总经理张家豪也认为,整个化州最多有两三成的兽药店无法通过认证,这些资质较差的兽药店规模小,市场份额非常低。指望借GSP淘汰劣质企业,扩大市场份额,意义不大。各地市场情况不同,企业自身条件也千差万别,面对GSP所采取的策略自然不尽相同。但不可否认的是,GSP认证必将导致部分小型兽药店退出。既有退出,就有进入。谁抢占先机,谁就能在未来的GSP时代分得更大的蛋糕。 率先通过GSP 可打响品牌 “我们希望通过GSP认证,尤其是争取成为全省第一家通过认证的企业,一举提升渔愉鱼的品牌形象,从而扩大公司的影响力。”广东省佛山市南海渔愉鱼水产服务有限公司由南海科达恒生与成都芳草药业联合投资组建。为大力推进渔愉鱼的发展,成都芳草药业派出不少员工由成都远赴佛山提供技术和营销方面的支持。近日,被派到佛山的成都芳草市场部经理唐劲学就曾表示,“GSP认证对渔愉鱼品牌形象提升很有意义”。 茂名市茂南区富尔乐兽药饲料营销中心的黄文挺对这样的观点也非常认同:“我们希望借GSP认证的机会更加坚决地调整经营方向,专做水产药,提升公司形象。”富尔乐此前既经营兽药,也经营渔药。但公司几位股东此前都在茂南区一家罗非鱼合作社工作,都是渔业背景,兽医并不是他们的专长。他们希望专门做渔药,尽早通过GSP打响品牌,提升公司形象,同时将鱼病预防与治疗作为最核心的竞争力来吸引养殖户。 “通过GSP提升品牌形象?这还很难说。”张家豪对此不以为然,大部分养殖户文化水平不高,买药全凭经验,他们并不看重兽药店是否通过GSP。第一家通过GSP认证与后面通过的并没有多大区别。在农村,理解GSP意义和价值的农民毕竟是少数。 企业呼吁税收优惠虽然各地兽药经营企业已经在密切关注GSP,并有所行动,但像渔愉鱼这样认真自评、主动申请的企业还不多。 各地兽药经营领域的大佬,他们的企业虽然大多在准备GSP自评,并有可能成为认证试点,但基本都是畜牧兽医管理部门主动找上门,没有谁主动申请。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些企业既密切关注GSP进展,又不敢主动出击? “我认为通过GSP注册的企业,经营成本要上升,肯定要提价,这样竞争对手就会把我的客户挖去。”张家豪说出了众多企业的忧虑。中大兽药的经营规模虽然在化州算比较大,但目前仍为“夫妻档”,还是个体工商户,一旦注册为企业,税务负担加重,他们只能将成本转嫁到养殖户身上。更关键的问题是,整个GSP认证工作全部完成需一年多时间

,如果较早通过,竞争对手故意拖延,那肯定会流失部分客户。张家豪表示,政府如果在税收方面能够给予一定扶持,情况则大为不同。 黄文挺对此有不同的应对措施。黄认为,虽然注册为企业增加了成本

,但并不多,更主要的是,他所在的富尔乐公司不打算在水产药上盈利,而希望以疾病防治服务为纽带,逐步提升饲料销量,在饲料经营上盈利。 茂名和风兽药总经理邵先此前对GSP认证一直比较积极,但最近也放缓了脚步。“最近三四个月,我看到一些新开张的兽药经营店,无论硬件,还是技术实力,比之前很多店都要差,这让我有些担心”。此前,省兽药GSP办公室副主任罗建民曾表示,2010年3月至2012年3月的过渡期内,新入行的经营单位必须通过GSP才能发证。完全不能通过GSP认证的兽药经营店能够新开张,让兽药经营者越来越看不清形势。有类似担心的还有康尔健动物保健品博罗经营部黄碧东,他非常认同GSP认证,但如果政府认证先严后松,达不到标准的也能通过,对公司来说,GSP的价值就大打折扣了。

微信公众号怎么开店
开微商城需要多少钱
微商城保证金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