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浮生骨第二十九章噩耗

2020-01-24 19:09: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浮生骨 第二十九章 噩耗

师兄弟二人下山后,一路毫不停留,快马加鞭的朝南怀瑾的故乡来福镇赶去。

二人其实还是徒步而行的,并没有骑玉溪谷培养的青妖马。青妖马,乃是含有妖兽血脉的宝马,能够日行千里。

如果二人骑乘此马,快马加鞭下,不出几日功夫就能回到来福镇。

为此,在离开前,二人特意去了一趟玉溪峰,想要向暂代掌门的玉龙子讨要两匹用来赶路。

玉龙子热情招待了他们,一番客套下,南怀瑾和无名师兄弟二人说明了来意。结果玉龙子笑眯眯的回答二人两个字:“不给。”

本以为此事蛮有把握的师兄弟二人顿时愣住了,南怀瑾不甘的追问原因。

结果玉龙子回答说,此次下山历练,那就不能接住外力了,这是师叔特意传音交代给他的。一路步行去,风景才尚好。

气的南怀瑾鼻子都要歪了,看了师兄无名一眼。朝夕相处的无名自己明白了南怀瑾的意思,就要祭出飞剑出手。

既然不给,那就自己抢过来。

哪知还没有动手,玉龙子抬手一拂手中的拂尘,把二人“请”出了玉溪峰上的大殿。

就南怀瑾二人的这点小心思,人老成精的玉龙子哪里看不出来。竟然还想着抢,真是胆大妄为。

于是,南怀瑾和无名师兄弟二人毫无疑问的灰溜溜的离开了玉溪谷。交通工具,一人两条腿。

二人垂头丧气,风尘仆仆的赶路。白天灵力充足时,就给自己施展一个轻身术,让自己行进的速度快些。天色昏暗的时候,就停下脚步歇息,顺道恢复白天损耗的灵力。

十几天后。

南怀瑾和无名师兄弟二人站在一个小山坡上,举目峭立着远处依稀可见的来福镇。

“终于到了。”无名灰头土脸,有些感慨的说道。

一路上风尘仆仆,师兄弟二人都灰头土脸的,活像个逃荒的小乞丐。

“是啊。”南怀瑾闻言赞同道,面色复杂,既有些激动,又有些忐忑。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此时的南怀瑾,正是这种心态。既想迫切的回到来福镇中,和许久未见的爷爷团聚。又有些害怕,怕见到自己不愿见到的场面。

从玉溪谷出来后,南怀瑾一路上都有些心神不宁,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越接近来福镇,这种感觉就越发的强烈。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修士逆天而行,往往对自身的祸兮旦福有征兆。

“走吧。”南怀瑾甩了甩头,强行振奋了些精神,对一旁的无名说道。

不管怎样,他已经回来了。家就在前面不远处,没有退却的道理。

“嗯。”无名回应道。此次他与南怀瑾结伴归家,就是要看看师弟时常在耳边念叨的爷爷。

从小没有家人的他,对亲情格外的羡慕。即便自己没有家人了,能够看看师弟的家人也挺好的。

残阳如血,把天空中漂浮的云朵也映照的如鲜血般鲜红。

照在南怀瑾二人的身上,仿佛二人如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披血而来。

南怀瑾带着无名,从东门进入了来福镇。进门的时候,守卫有些奇怪,怎么会有两个身穿青色道袍的小道士独自来到来福镇。

不过到也没有过多盘查,两个看起来十二三岁的小道士,能有什么威胁。

要说二人是小偷,信奉道家的守卫是不会相信的。在大夏国,道家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不至于做出这样的事情。

又是一年春季时,来福镇的迎春花开的一如往年那般绚烂。走在东大街上,南怀瑾和无名师兄弟二人嗅到的,满满都是迎春花那清淡而芬芳的花香。

“师兄,这是东大街,我小时候最喜欢来的地方。在这里,能买到我最喜欢吃的糖葫芦。”身为东道主,南怀瑾为无名介绍道。

“这个小镇真好。”无名有些羡慕的说道。

街道两旁不紧不慢有些的镇民,在街上追逐打闹的幼童,道旁叫卖东西的小贩。人人脸上都由衷的散发着淳朴的气息,这是无名不曾见过的。

“穿过东大街,旁边的一条小巷深处就是我的家了。而前面不远处,就是我的好友小胖家开的客栈,待会我请师兄好好吃一顿饭。”南怀瑾开心的说着。

时间好像停止了仿佛一切都是他离去时的模样,什么都没有变。

“怀瑾,怀瑾是你吗?”

南怀瑾和无名正走着,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小胖。你怎么又胖了!”南怀瑾转过身来,激动的看着眼前不远处站着的一个圆滚滚的胖子,惊喜的说道。

久别重逢,南怀瑾还不忘取笑一下好友不断发福的身材。不愧家里是开客栈的,一身肥肉膘啊。

“远远的看着背影有些像你,没想到真的是你。怀瑾,你终于回来了。”张有财走过来说道,神色有些复杂。

脸上的神色,既有看到许久未见友人归来的开心,又夹杂着些许同情,仿佛有些不忍。

“小胖,发生什么事了?”一向熟悉小胖的南怀瑾看到他脸上这副神情,心里咯噔一下,急声问道。

“怀瑾你先别激动,听我慢慢说。此事你一定要冷静,南爷爷他半年前去世了。”张有财心中权衡了一番,最终还是决定告诉南怀瑾实情。

毕竟,南怀瑾一回家就知道事情的真相了,这种事是瞒不住的。

早在三年前,南怀瑾离开后,南语堂的身子就一天比一天差,年轻时留下的暗伤,还有和南怀瑾待在林霞山中三年所受的风寒,终于全爆发了出来。

所以,南怀瑾离开两年多后,那个寒冷的冬天中,南语堂病倒了,并且自此卧床不起。

小胖没有忘记南怀瑾临行前的嘱托,就和自己的父母商量后,就把病重的南语堂接到了自己的家中。

张有福夫妇还是挺喜欢南怀瑾这个孩子的,再说南怀瑾是自己孩子最好的玩伴。南怀瑾不在家中,对儿子这样的决定不仅没有反对,反而有些欣慰。

经过夫妇二人的悉心照料,南语堂的病情得到了控制,不过好景不长,不久病情就恶化了。

最终,在半年前,南语堂含笑而逝。

虽然最终没有见到孙子一面,南语堂心中有着些许遗憾,不过他的内心还是满足的。

他这一生多灾多难,命途多舛。晚年丧子,只留下一个幼孙。不过孙子最后有出息了,他的一生不用像自己一样过得这么坎坷,所以他没有什么不满足的。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听闻此话,南怀瑾大声说道。

他不相信,他才离开短短三年,爷爷就去世了。他特意带回来了适合凡人服用的,药性温和的丹药,要拿给爷爷服用。

他还要爷爷长命百岁,要爷爷安享晚年呢。只可惜,风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我这就回家,这就回家,爷爷一定还在家里等着我回来。”南怀瑾喃喃说道,随即发了疯的往家中的方向跑去。

“怀瑾,怀瑾。”小胖见此,张嘴喊道。他心中也很伤感,可人死不能复生啊。

小胖也张开了两条粗腿,向着南怀瑾的方向追去。不过和南怀瑾的速度比起来,比乌龟快不了多少。

一旁的无名见此,无奈的捉住了小胖的衣领,提着他往南怀瑾的方向追去。在他看来,这样比较方便些。

无名心中对此事有些猜测,因为万物有因便有果。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师弟的修为就出现了心结。

“爷爷,我回来了。”南怀瑾跑回家中,推开家门,像往常玩耍后回家一样喊道。

可惜,并没有像他预料的那样,有一个温和的声音回应他。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在不大的院子里回响。

举目望去,院子里一片荒凉,杂草丛生,枯败的叶子落得满地都是。

“呜呜呜,爷爷~~。”南怀瑾跌坐在地上,失声痛哭了起来。

从小到大,他一直依靠的爷爷就这样离开了。而他甚至连他老人家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他的心中充满了惭愧与后悔,如果他没有灵根,当初没有离开就好了,如此,还能多陪爷爷一段时间。

可惜,世间没有如果,更没有后悔药。一啄一饮,冥冥中自有定数。

南京邦德医院口碑
六一儿童医院口碑怎么样
湖南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好
太原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南宁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