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青帝 第一千二百十九章 道君垂拱青气浓

2020-01-15 16:41: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青帝 第一千二百十九章 道君垂拱青气浓

这就是巨人走在路上被一只蚂蚁咬了一口,黑莲道人一个暂停,虽道髻高挽,立于黑水上,脸色平静,但目光透出三尺红光,声音低低而笑:“吾受竖子算计?这世界的劫数真是离奇”

天仙的关注非常隐秘,叶青对这些目光一概没有觉察,他只觉空气有些紧,有些猜出是被关注了,不由默念一声我是影帝,紧追“逃遁”黑页。

“天子之剑”龙吟划过虚空,一点青光亮起,须臾间一道青色剑气划过虚空,只见天空骤一亮,向黑页击下。

“乖乖留下――黑莲”

“竖子,欺我太甚”远远的黑水里,黑莲的脸色更黑一层,掐着诀:“敕令――转生”

地龙翻卷,一条红黑的真龙扑出,堪堪抗住了真龙?天子剑气。

这地书黑页现在权限已尽归黑莲化身,理都不理叶青这过去的旧主――甚至可以说完全没有痕迹,滑溜黑鱼一样避开剑气。

其中隐隐要化形出黑莲的化身来,准备直接跑路……他知道自己被算计了,甚至至今没弄明白对方的算计手法,这无疑很难跑掉,但堂堂亚圣分身也有尊严,束手就擒是绝不可能

这一页地书要是落进敌人手里,更非常危险,整片布局都会被打乱节奏

“还想跑?”

空气里扑哧一声笑,青色人影显出来,一步就已捞到地书黑页,几乎已轻车熟路,这时难得对叶青微微嘉许点首

“汉王,汝建有功,自有封赏之时。”青色人影柔声,手按向黑页,黑页还是不愤,奋力挣扎。

“汝何苦困兽之斗”青色人影微笑,用手一抹,一声惨叫,又有着黑气落下,滚滚落到下土内。

“事已了了,我等且回。”青色人影闪人,没有多半句。

“呃……”

叶青眨眨眼睛,自己可是损失了一页力量本源,简直割肉放血一样心疼,本来还想再讨点报酬,但看起来传说的没错……本脉的大最穷了,不单少钱,还少话……怕是补也补不回来,真羡慕黄脉和赤脉的丰足,哪怕黑脉也有钱啊。

这时,黄袍身影继而出现,但已是落后一步,这短短半息时间就是天涯,黄脉帝君瞥了叶青一眼,微摇首没有说话,掉首又回去堵截黑莲亚圣。

“喂喂,不说话没什么,您这摇首是什么意思……”

接踵而来的直面天仙巅峰力量,叶青有些暗暗心惊肉跳,他可不想被别脉帝君给记住,那准没有好事。

提心吊胆一阵,这种高层的事情终是不能多想,而且他留意到而除黄帝,本对此也感兴趣的黑帝没有出手,看来已一心一意瞄准黑莲不放……

叶青想了想自己认识的黑脉中人,惊雨和恨云她们也是瞄准自己就不放……如果说龙女有龙族血统当不得准的话,那还有前世里静儿还是黑脉时,她在战场上也是这样固执……最后一役为自己战死时,也是这样固执。

“呸呸……不要想这些……”

这宽袍长袖、束着金冠,脚踏高齿木屐的少年,随意散步,屐声清脆,深深呼吸,仰首望望天空,蔚蓝明净的阳光透进灵魂,似乎有种沉浸在心灵深处乌云拨散开来,看见了清朗天地,命运轨迹在面前分转,真正形成了巨大落差

一面是血与火与绝望,一面是剑与光与希望,就和地层错位一样,仿佛都能听到咯吱咯吱的巨响……

自己的身体仿佛掰成两半,无数前世记忆涌出,创口撕裂痛楚,曾经遗忘淡化了的许多情感涌现,一时有种要流泪。

但仙魂心志还是忍耐下来,于是这些感觉就清风拂面,幻景一晃而过。

天地恢复正常。

“刚才……是什么幻觉?”叶青回过神来,有些疑惑不解,问川林笔记,说没有记录到刚才有任何异常。

古怪……

但总的来说,这次冒险成功了,叶青也不知道自己发挥了多大作用,甚至不知道做出来能造成的改变具体有多大,但帝君说过二页就能推演出来,黑莲肯定跑不掉了……黑帝也不至于陨落,本域命运将会真正得到一次前所未有的大扭转,当大局转暖,曾经发生在静儿身上的命运,曾经发生在芊芊身上的命运,曾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命运,当就不会发生。

只是叶青虽这样想着,隐隐有些不安,模模糊糊感觉自己似乎缺漏了些……但又想不出来是什么,手里对于敌人的信息太少了,某种意义上很可能形成逆向的信息不对称,自己大概因这样而感觉不安,又无法可想……

在呈交黑页之后,短时间内已无法再于涉到天仙战争,只能等那个时间,如果“十日”的意思自己猜测没错的话

“叶君?刚才是……”五彩遁光飞落过来,女娲有些紧张问。

叶青摇首:“没事……我发现了又一张黑页,在异化这世界的天命和地气,就赶紧传讯给帝君,帝君赶在敌人动手前截住了。”

“哦……这样啊。”女娲皱着眉。

这些都是真话,换成别人自不会怀疑,最关键的是谁也不会认为一个小小真仙有着于涉天仙战争的力量,但女娲对叶青信心充足,曾经暗面亚圣对人心暗面的了解又最透彻,又因几天前穿透界膜下来时,心中就已经积累了一些有些疑惑,说不出的古怪……

但这女仙既了解人心,情商自是很高,看了看叶青的眼睛,她微微一笑,将这件事埋在心中再不提起。

“我们什么时候上去?”她转口问。

叶青摸了摸鼻子:“现在上去,怕是会让外域舰群围住一顿群殴,估计会死的很惨,还是再等等……帝君那面推算完成应会给我指示,怎么说也是做了贡献,不能看我去死啊……”

女娲点首,观望起黑门外面的情况,似乎天仙惊天大战随时都会爆发,有些紧张而又期待。

道宫

青气如海,滚滚成滔声,里面又有天崩地陷,如沸如滚,连连震动,使道宫都俱有着摇动。

道宫内三位道君,肃肃端坐,与五位帝君青紫不同,三位道君顶上,反而是黄青之气氤氲,流淌成河,每一呼吸,便一涨一落。

过得片刻,一个镜子冲出一道紫气,伸出微光。

就见着有条条青黄色轨迹,交织大,罗内入侵者,恢恢不可脱逃,触者即而成灰烬。

场景转化,处处杀机,鲜血淋漓,如雨坠下,一时便有千百众魂飞魄散,只是两方都悍不畏死,一层层扑上来,密密匝匝,杀之不尽。

隐隐中,浓厚阴云一层层堆积起来,射出暗红的光芒,杀声震动,但三位道君垂眉阖目,不为所动。

但这时,三人心中突微微一动,低下首来。

云气中,隐隐有着雷声,一道君微微一笑:“天机或有变化?”

又一道君沉吟,紫目微微张开,伸手拨动着青黄之气,海潮一样循环,生生息息。

“大战于今已数年,仙灵生灵,死者伤者,数以亿万。”

“青气渐浓,黄气渐化。”

众道君抬眼观看,见得缕缕青色,不由脸露笑容。

“大劫是大害,也是大宝,如此厮杀,混成一体,只要天地胎膜不坏,反增其资粮,这就是混元之道。”

“只是胜者成主,负者堕落位格。”又一道君眸子垂下,丝毫不动,这样厮杀,自灰黑而起,入红光。

红光交错,滔滔滚滚,一路而来,又入金黄。

金黄汇集,青意渐浓。

“帝君虽入本源,按其位而有杀劫,此本是至理,少真,你看此役如何?”

“此役卷入两域气数,又有诸位帝君插手,看不透,道不明。”少真道君叹着:“不过青帝连获黑页……我想起三十万年前,青帝承天地胎膜而起,我等都是难制。”

“青帝的确有大运,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我方世界晋升,新的天地胎膜将蜕化,这次虽我们未必能掌握,但也不会给青帝获得――有此,青帝旧运已去。”

“新胎膜出,权柄转移,那旧胎膜不过是一件上品法宝罢了。”

“也是难说,你看这人,区区是真仙,就引动天机变化,并且有丝连我都看不透说不明,天意虽半,还有一半非是我们能知。”

“这又如何?”

“我域可不是外域,杀劫频繁,道人修士层出不穷,连圣人都无法完全照看,使得还有人登圣,我域法度森严,天地大位已定,纵有惊才绝艳,天眷加身,也只有伏首称臣,止于帝君。”

“纵是多一帝君,又有何妨,依旧策行事,我等只要垂拱九重就是。”

“要是还有,多二位又如何?”

说到这里,三位道君相视而笑,数十万年前世界晋升,或多一位道君,可是伸手一点,就变成了几位帝君。

帝君相互牵制,道君稳坐大位,这却是天地之间的阳略。

现在也一样,就算是大劫胜利,多出一位道君的份额,那就列土封疆成二三位帝君好了,能成帝君,都是天眷气运浓郁之辈,这相互斗争,一时哪能胜出?

就算胜出,弑杀别的帝君,道君也可以此讨伐之。

故这小小一计,并不特意高明,却和日月天地一样,几乎无法扭转。

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治银屑病医院那家好
nk细胞生物免疫疗法
清远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肇庆男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