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驯龙猎手第一卷开林小镇010凯尔黑夜下的

2020-01-24 11:56: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驯龙猎手 第一卷 开林小镇 010 凯尔:黑夜下的决斗

高山人纷纷后退,他们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这些腥红之箭,他们虽有耳闻,但从未亲眼见过。

“猎手族!是猎手族!在哪里!”他们紧张地张望着,黑暗中只有火把的光,根本看不清远处。而这十几支箭突然射来,似乎预示着,有不少人。

“他们不是死光了吗?为什么还有活下来的!”高山人特别紧张,他们对口中的“猎手族”似乎有着不小的阴影。

看着这些从未见过的、带着暗红色光芒的箭,洛克也惊讶得一动不动,而洛纳的表情却略微伤感,他似乎预料到了这一切。

“在哪里?”高山人完全顾不上洛纳父子了,他们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处理,就是找出射箭的人。

突然,一只红箭从开林的东大门内飞来,带着刺耳的划破空气的声音,穿过一个高山人的身体,稳稳扎在地上。

“镇子里面,房顶上!”

他们似乎发现了敌人的位置,纷纷向镇子里跑去,而洛纳父子不再是他们的目标。

“洛克,你好好听着,”洛纳跳下马,把缰绳递给洛克,“知道镇子北边的菲丽阿姨家在哪吗?”

“嗯...”洛克点点头。

“很好,好孩子...”洛纳这个时候还不忘鼓励他一句,“现在,趁着他们还没追上来,立刻去菲丽阿姨家,好吗?”

“爸爸,那你呢?”洛克似乎并不愿意一个人走,他紧紧抓住爸爸的手。

“爸爸要回家一趟,等会会和妈妈一起来找你,好吗?”洛纳的家在镇子南边,他却向奇怪的方向望着,对洛克说道。

“爸爸,我们一起回去,带上妈妈...”

“听话!”洛纳突然生气了,这个几乎从不动怒的父亲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时间继续拖延了,“你只会拖累我,明白吗!”

“爸爸...”洛纳掉下了眼泪,不知道该说什么。

的确,带着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只能增加负担,洛克也明白,自己根本帮不上忙。

“记住!去菲丽阿姨家!”洛纳一拍马,它也很懂,向北跑去。

“爸爸!”洛克趴在马背上,回头看着孤零零的爸爸,在目送他远去。

北方的马跑得很快,洛克话音未落便消失在了黑暗里。

洛纳转头看看身后,居民们的尸体已经堆成小山,他们最终还是没能活下来。

他拿着刀,并没有回家,而是向东边跑去。他清晰的记得,那是凯尔冲出包围的方向,戈修没有返回,就表示,凯尔还没被杀死。

的确,凯尔依旧在苦苦抗争着。他好不容易冲出重围,在一阵厮杀后,想集结自己的见习骑士们,才发现,周围早就没有人是骑着马的了。没办法,他只能选择向东边的密林跑去,而身后的狼嚎告诉他,戈修也追了上来。

这片密林洛克也曾来过,里面很黑,就像一张血盆大口,在等着它的猎物。

凯尔在进密林前迅速停住,下马。

“好孩子,快,向北跑,一直跑到瓦兰格!”凯尔扯下身上的一块布条,将金勋章包裹住,

绑在马背上,对着马说,“把这枚勋章送到瓦兰格的将军手里,快!”

言毕,凯尔拍了一下马背,这匹年轻的骏马迅速向北跑去。他也躲进密林。

“出来!懦夫!”戈修骑着灰狼,来到密林边。他迟迟不肯进去,似乎在忌惮着什么。

凯尔看见只有戈修一人追了上来,便从密林中走了出来。

“艾斯帝国的骑士...”戈修看见凯尔走了出来,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从狼背上跳下。

“戈氏一族的将军,”凯尔拿着剑,没有丝毫胆怯,“你发动的战争,会让全世界知道,高山部落已经失去了信誉。”

“不,世界不会知道的...”戈修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微笑,手中握着沾满血的弯刀,“杀了你,世界永远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

灰狼向前走,准备咬死面前的猎物。

“滚开!”戈修对着灰狼大吼一声,“他是我的赏金!”

灰狼安安静静地跑开,不敢打扰这场决斗。

高山部落的人崇尚力量,争强好胜,尤其是在两军首领的对决中,绝对不允许任何的干扰,谁赢了,谁就是战争的胜者。

“你的头是我的!”戈修大吼一声,提起刀向凯尔冲来。

凯尔心里清楚,不能和这个大块头硬拼,论力量,这个十六岁的少年绝对比不上他的。

眼看戈修就要冲到面前,凯尔迅速捡起地上的一根小树枝,握在手中,然后将剑飞向戈修。

戈修全力向凯尔冲来,突然看见飞来的剑,赶忙用刀挡住身体,但还是划破了右手。

趁着戈修挡箭的空隙,凯尔迅速拿着树枝冲上去,想要刺戈修的眼睛,那里是这个壮士最柔弱的地方。但是,眼睛捕捉信息的速度肯定比行动要快,戈修看见送上门的凯尔,迅速抓住他的衣口,往旁边摔去。

这场决斗似乎要见分晓了。凯尔被重重摔在地上,剑落在另一边,中间隔着的壮汉肯定不会让他轻易碰到的,这个没有武器的见习骑士,似乎只能成为待宰的羔羊。

“你的头,能让我获得荣耀…”戈修捂着流血的右手,向着凯尔缓缓靠近,手上的弯刀渐渐抬了起来,“很快的,骑士…”

凯尔捂着腰部,刚才这一摔对他的腰造成了巨大撞击,让他甚至不能站起身子,只能缓缓爬着。眼看着戈修就要走到面前,他也有点绝望了。

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戈修的身后,在他提刀要朝凯尔砍下的时候,大吼着向戈修冲来。

“戈修!”

是洛纳!终于赶上了!

戈修原本以为这是一场极具高山特色的决斗,没想到在结果即将揭晓的时候冲出来了第二个人。

他迅速转身,躲闪不及,被一刀划中整个脸部。一条从左额头到下颚右侧的刀疤瞬间流出鲜血,染红了戈修的脸。

戈修瞬间发疯了一样,挥刀乱砍。洛纳迅速抓住戈修的右臂,把他扑倒在地,以他的力量,估计坚持不了多久。

“快啊!”洛纳示意趴在地上的凯尔,这应该是最后的机会了。

凯尔强撑着剧痛跳起,用小树枝向戈修的左眼插去。

“啊!”一声惨烈的吼叫,戈修的左眼被小树枝插得完全血肉模糊。

他放下手中的刀,使劲挣脱身上的洛纳,向西边跑去。

一声口哨,灰狼出现,载着他,逃走了。

“为什么不杀了他?”凯尔见洛纳拿着刀,没有追上去,问道。

“他如果死了,就真的死无对证,给了高山人充分的起兵借口,明白吗?”

凯尔恍然大悟,他一心只想杀了这个家伙,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能起来吗?”洛纳扶着凯尔,让他尝试着站起来。

“为什么要救我?”凯尔强忍着疼痛,撑着要,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

“我需要你的帮助,也只有你,能帮得了这个忙。”洛纳看着凯尔,眼神中带有一丝恳求的意思。

“是洛克吗?”凯尔立刻明白眼前这位父亲想要说什么,“你想让我带他回瓦兰格?”

“是的。只有你能帮他,这个孩子只有十二岁,他一定不能死。”

“我能明白你的心情…”凯尔收回被洛纳扶着的手,往后退了一步,“但是,洛克是野人,他不能进入我们国家。”

“不,凯尔…”洛纳走上前,握住这个孩子的肩膀,“他不能落入高山人的手中,否则将会引发灾难!”

看着洛纳的眼睛,凯尔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异样,他不像是在危言耸听。

“为什么?”凯尔想多知道点什么,因为他也感觉,这个凭空出现的拿着金勋章的孩子,非常特别。

但是,洛纳似乎不愿意多说,他转过头去,望着开林小镇,那个地方,已经燃起了大火。

“走吧,”洛纳重新扶住凯尔的胳膊,“他能找到你,一定是上天注定的;而我帮你,也一样。你逃避不了的。”

听着洛纳说出这些奇怪的话,凯尔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也许,他的内心也默认,这是上天注定的吧…

“我们去哪?”凯尔渐渐恢复独立行走的能力,问着走在前面的洛纳。

“镇子北边,”洛纳回头看了一眼凯尔,“想走回艾斯是不可能的,以你现在的状态。”

凯尔看了看自己,强撑着腰,也许这幅身子骨,刚迈过山脚的密林,就要散架了。

“北边有船,能够让你们沿着河到艾斯的领土上。”

“洛克呢?”

洛纳望了望镇子北边的方向,

“他现在,应该已经在等我们了吧…”

镇子很大,他们不能停下脚步,必须继续走下去。

另一边,洛克乖乖听爸爸的话,骑着马,来到镇子北边的小河边,沿着河流一边走,一边找菲丽阿姨家。

他记得,菲丽阿姨住在河边,搭了一个小茅草屋,旁边也没有其他建筑,应该很好找。

“找到了!”

黑暗中,凭借着月光和镇子内的火光,洛克看见,前方不远处就是菲丽阿姨的茅草屋。

“菲丽阿姨,你在吗?”洛克下马,悄悄走过去,压低声音喊道。

“洛克,快!”菲丽阿姨从门内开着小缝,向洛克招手,“快进来,孩子!”

洛克回头拍了拍马,“快走吧,千万不要被蛮匪追上!”

这匹年轻的战马立刻会意,悄悄地离开了。

洛克看着它走远后,迅速躲到菲丽阿姨家里。

“菲迪大叔呢?”洛克见屋内并没有其他人,问道。

“他…”菲丽阿姨声音突然哽咽了起来,“他下午放船准备救人的时候,被蛮匪拖到水里淹死了!”

“这群坏人!”洛克难以抑制内心的愤怒,“我一定会为他们报仇的!”

“别讲这个了,快来!”菲丽阿姨打开茅草屋的后门,门外停着一艘小船,“快上去!”

“为什么?”洛克走上前,看着门外的小船,“是爸爸拜托你的吗?”

“不,是莉娅。”

“妈妈?”

突然,

茅草屋的正门被打开,一个身穿连帽黑披风的人冲了进来。

郸城县第二人民医院
合肥长淮口腔中医医院地点
西宁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家好
宁波能治妇科的医院
怀化如何治疗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