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鸿蒙诛神决第二百九十五章人算不如天算一更

2020-01-24 05:39: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鸿蒙诛神决 第二百九十五章 人算不如天算(一更)

“站住!”

跟雨宫的生命玉牌室有些相似的一处密室内,忽然传来一声惊雷般的暴喝之声。

“大哥,少主人命在旦夕,你怎么可以袖手旁观?”粗旷深沉的质疑之声陡然响彻而起。

这质疑之人一身黑色衣袍,身材壮硕,一双虎目瞪的圆圆的,怒视着台阶之上阻止他离开的男子。

“二弟,我知你对天涯视如己出,但天涯生来便不是平凡之人,他一生需要承担的,经历的苦难,不是你我能想象的,这一切,都是他的命,这一切,都是天意,难道你想逆天行事么?”台阶之上的中年男子,话语中充斥浓浓的奈。

“他的生死不是你我所能左右的,我作为他的父亲,对他的感情难道会比你少么?”

很显然,这二人便是风天涯的父亲风起,以及他坐下赫赫有名的风影卫之首影宙。

“我不管,我只知道,他是我影宙疼爱的少主人,此番他若遭遇不测,我便让整个天辰大陆的人为之陪葬。”影宙嘶喊道,双拳狠狠握住言语颤抖不已。

“放肆!”

风起大喝一声,眉头瞬间紧紧皱在一起,这影宙的脾气,他在了解不过了,刚才所说的话,他真的能干的出来,哪怕他陪上自己的性命。

想当年,风起年轻之时遭到仇家追杀,后神秘失踪,而在他失踪后,影宙如同发了疯一般,凭借一己之力将那追杀风起的门派,以及与这门派稍有一些关系的其他势力,不分男女老幼尽数灭杀,成为了世人眼中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那段时候,一听影宙之名,所有大陆之人皆是闻风丧胆,后影宙是因此沦为整个天辰大陆各大门派的公敌……

想起年轻之时的一幕幕,风起脸庞上的怒火渐渐的开始消散起来。

“二弟,自从天涯离开,他的生命玉牌的气息曾经不止一次出现过这种情况,后还不是凭借他自己的力量,又恢复如初么?”这时,风起的话语也是缓和了不少。

“大哥,这次不一样,他生命玉牌的气息,我几乎要感觉不到了,他定然是遇到了天大的危机,不然,生命玉牌的气息绝不可能如此微弱,我一定要去救他。”影宙祈求道。

“嗯?”

“涯儿的生命气息在增强!”风起一喜,旋即抬头看了看影宙,但是看影宙的表情依旧一如既往的难看,明显是没有感应到这股正在增强的气息。

“现在生命气息在增强,这第一波大劫应该算度过了吧,此时让二弟前去,应当不算违天命吧?”风起暗自思量着。

“哎!也罢。”

片刻思量后,风起对着影宙摆了摆手,旋即,便转身向着台阶上的一处通道转身行去。

明知自己儿子性命危在旦夕却不能前去解救,作为父亲,此刻,风起的心刺痛比。

“多谢大哥!”

见着自己大哥终于同意,影宙激动万分,当即手臂猛然一抖,壮硕的身形便开始变的模糊起来,后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玉牌室内。

…………

“神秘人,所有的一切……我都是按照您当初所说的去做,您一定要让涯儿平安事才是啊。”风起低声轻喃着,旋即眼神开始迷离进入了一片回忆当中。

…………

“这是那里?怎么这般诡异?为何我感受不到丁点神力波动?”一处诡异的空间内,风起四处张望眼瞳充斥着浓浓的疑惑。

“不用看你只需用心记下我所说的每一句话。”一道沧桑而古老的声音陡然响起。

“你小的儿子即将出生,他一生将要经历三波生死大劫,若能平安度过这三波生死大劫,那么他将来必然会成为天地之主宰。”

“他的身体里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切记八岁之前,勿要让他接触修炼之道,十六岁之前万不可离府一步,不然他必将死于非命。”

“十六岁之后,任其独自离开历练,期间你切不要干涉他在外的任何事情,包括他的生死,不然他便法安度过第一波生死大劫……”

“嘀嗒。”

一滴泪珠顺着风起的脸颊滴落在洁白的地面之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涯儿,你不要怪为父,天命不可违父亲都是为了你……”

…………

天透亮,刺眼的阳光洒落在大地,一处破碎不堪的山峰之颠人潮拥挤,他们每个人脸上皆是涌出一副震惊与不可思议。

“这里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这场面也太骇人听闻了吧……”

“是啊,什么样恐怖的战斗能把那座山峰削为平川……”

阵阵窃语之声响起,却是没有一人敢向前迈进一步。

在山颠的中央处,躺着一具着让人作呕的尸体,尸体周围不远处,散落着两条粗壮的手臂与半只依旧紧握的拳头。

而四处的树木,以及花草,尽数被一片焦黑所替代,在焦黑之处是有着数道金色的痕迹若隐若现。

为骇人的是地面那一道深不见底的巨大裂缝,以及数米之深足足有成人般大小的深坑,在深坑中是有着还未干透猩红比的血迹。

这些人之所以不敢上前,乃是因为在中央之处有着一名蓝衣女子在四处若有所思的走动着。

蓝衣女子面色冰寒,来回走动间一股股让人窒息的恐怖气息,如同飓风般自她身体周围弥漫而开。

“看这具尸体手臂处,整齐的两道切口,这应当是诗儿手中的雨神剑所为,而这半个紧握的拳头应当是另外一人的。”雨寒眉头紧皱,脸色变的越来越难看起来。

“咻。”

正当雨寒沉思之际,空气忽然传来细微的气息波动,下一霎,一名黑衣男子陡然出现。

雨寒正心情不好呢,见着有人敢进入这里,当下便是对着那出现在中央之地的黑衣男子发起了攻击。

“唰。”

黑衣男子袖袍一挥,身形陡然闪动,很轻松躲过了雨寒的凌厉攻势。

“雨寒二宫主的脾气什么时候也变的跟我影宙一样暴躁了。”

“什么?”

“蓝衣女子居然是雨宫的二宫主?”所有人在听闻黑衣男子的话后脸色顿时大变。

重庆五洲医院咨询电话
哈尔滨市第五医院
白癜风治疗湖北哪家医院好
甘肃著名男科医院
内蒙古手术治疗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