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我的魔法时代 36.雅克船长

2020-01-15 17:08: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魔法时代 36.雅克船长

第三艘贩奴船船楼最顶层,有一间装修豪华的起居室,这里是约翰尼.琼斯船长的专属房间。

推开房间的大门,我们鱼贯走进这间看起来更像是一间陈列室的房间,所有家具几乎都带有金饰和宝石,墙壁上挂着各种海兽的颅骨。

门口的玄关木架上摆着几尊魔法金属雕刻的摆件,海伦娜伸手从玄关上拿起一尊秘银摆件,这是一尊用秘银雕刻出来的精灵少女半身像,精灵女孩刻画得栩栩如生,在她的背后还背着一把精致的红宝石短弓,海伦娜仔细的查看那尊雕塑。

海伦娜扭头对我说:“这是来至布宜诺斯的艺术品,在帝都拍卖行,这么一件精灵雕像,至少能拍卖出百枚魔晶,看来这位约翰尼船长真是蛮有钱的啊!”

贝姬揽着海伦娜的手臂,眼睛里充满着好奇,打量着房间里华丽的天花板,整个房间的天花板竟然是一副云中城的盛景,蔚蓝的底色上绘满了白云,一些翼人和天使们就藏在云中,贝姬‘啧啧’咂舌,然后才说:“看来贩奴还真是一个暴利的行当。”

房间里的墙壁上挂着几把不同款式的魔法武器,长剑、短飞矛、盾牌等等,都是一些镀着魔法金属的精良武器。

就在房间的卧室旁,一间密室的们已经被构装骑士们拆掉,密室里堆满着十几只宝箱,宝箱盖子都被掀开了,里面露出数不清的金币和色彩缤纷的魔法宝石,那种黄橙橙的颜色和宝石的华光晃得我眼睛都花了。

我和赢黎面带惊讶地对视一眼,看到房间里豪华的装饰,我们知道约翰尼船长是位有钱的贩奴者,可是却没想到他居然有钱到了这个份儿上,房间里居然堆满了装着金币的宝箱。

常听人说:魔法师们的眼中只有魔晶石,绝不会对金币有任何感觉,我觉得那一定是因为他没见过整箱整箱金币的景象。

诺亚和雪莉.纽曼两人站在胡桃木圆桌旁,诺亚的身后跟着兰特骑士,雅克和迪伦学长也坐在一边,他们的目光落在的圆桌中间的一张羊皮纸上,准确的说,那并不是一张完整的魔法羊皮纸,从它边缘的撕裂痕迹上看,这是半张魔法羊皮纸。

它看起来就像是一副海图,整个羊皮纸上遍布着浪花的纹饰,我猜那些浪花应该是代表着大海,那些画着简单树木图案的圆圈应该代表着数十座小岛,还有在海域上描绘着一些海兽,这张魔法羊皮纸表面有些发黄,看起来很有年代感。

“这是一张海图?”我向雅克问道。

我们这些人里面,只有雅克对航海一知半解,之前他曾在加拉帕戈斯城的舰队里呆过半年,当初学习地就是航海术,这几天又一直像小跟班一样,跟在布朗蒂船长身边学习航海。

雅克摇摇头说:“海图可不是这样的,最简单的海图上也应该有航道线和洋流线,有些海图上还有季风标注,这张图上可没有这些东西。”

“也许这是一张藏宝图!”雪莉.纽曼眨了眨眼睛说道,见到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她略微羞涩地抿嘴一笑,然后将那张藏宝图拿起来,在手中晃了晃。

“可是半张藏宝图而已,又有什么用?”迪伦学长不以为意地耸耸肩膀。

诺亚看着魔法羊皮纸,说:“也许这是之前某位海盗王留下的藏宝图,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份庞大的宝藏里除了金币和宝石之外,一定会有更多的魔晶和一些稀有的魔法材料、魔法金属什么的,如果我们能得到它,也许我们就可以重建一座传送魔法阵!”

“这个主意听起来很不错,”迪伦学长目光落在魔法羊皮纸上,他试图从这张魔法羊皮纸上看出一些端倪,可是看了半天却一无所获。

“就算它是张藏宝图,但也只是一半儿而已,又能有什么用?”我说。

房间里的诸人一下子都沉默了下来,我的话就像是一盆凉水浇在大家的头上,那半张藏宝图又落回圆桌上,没有人再看它一眼。

迪伦学长打了一个还欠,对我说:“你们聊,我先回房间了,还有很多符文需要录入,吉嘉,你一会也要来帮我!”

“知道了,学长。”我答应道。

诺亚看着我说:“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当然是把所有的东西都带上,按照原计划,去康纳森岛。”我想都没想,就说了出来。

这是之前我们早就决定好的,不过出现的小变故就是布朗蒂船长竟然死掉了。

没有布朗蒂船长,那艘贝兰号就像是失去了灵魂,我看了一眼停泊在贩奴船另一侧的贝兰号,贝兰号上的水手们表现得都很平静,他们表现得还算平静。

我透过玻璃窗,看了一眼蹲在甲板上的那些水手们,这些贩奴船上的水手也要尽快的收编过来,这些水手都是常年呆在海上的人,他们对这片海比我们更加了解。

“我们需要这三艘船,每一艘都不能丢掉,将来我们要组建自己的舰队的话,这些船都能用得上,那些水手们也不能都杀掉!我们要尽快收编他们,然后马上离开这儿,天知道鲍里斯的手下什么时候会追上来。”我对大家说道。

经历了一场海战,不仅缴获了两艘五桅帆船,还获得了大量的金币,最重要的是获得了这个胜利之后,让我们信心大增,知道以后的路虽然艰辛,但总归是迈出了第一步。

我接着说:“三艘船,每一艘都要有我们的人,否则那些水手一旦叛逃,驾驶着船逃掉,我们想追都追不上。”

我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一致同意。

这样的话,我们这些人就注定要分别住在三艘船上,诺亚和雪莉.纽曼留守在这艘贩奴船上,我带着赢黎去另外一艘贩奴船,雅克和琼返带着三位构装骑士回贝兰号。好在我们这些魔法师拥有魔法埽把,平时在海上飞来飞去,联系起来也相当容易。

迪伦学长住在贝兰号上,我每天也要往返于贩奴船和贝兰号之间,所以雅克这边的力量虽然薄弱了一点,但是也没什么关系,至少他已经和贝兰号上的那些水手们打成了一片。

随后,我眼睛盯着雅克说:“另外,雅克,你来当船长。”

雅克瞪大了眼睛,嘴巴张开呈‘0’型,说道:“我?……可我还只是一名见习的船长,我还不懂怎么真正驾驶一艘海船。”

雅克显得有些心虚,不自信地对我说。

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肯定地说道:“又不是让你来驾驶,你的任务是按照布朗蒂船长的那张海图,带我们去康纳森岛就行,海图你会看吗?”

雅克说:“我会。”

我又问他:“你能在海上辨识方向吗?”

雅克说:“我能。”

我又问:“你知道我们目前在哪?我是说,你可以把我们目前的位置,标注在海图上吗?”

雅克稍微有了一些底气,对我说道:“可以。”

我在他胸口敲了一拳,然后从密室宝库的宝箱里,找出一枚别致的胸针,别在他胸口的衣服上,对他说:“很好,你就是我们吉诺舰队的第一任船长了,当然,也希望不是最后一任。”

雅克的脸涨得通红,不过看起来他蛮喜欢这个新职务,对我重重的点点头。

随后他又偷偷的看了诺亚一眼,诺亚站到他的面前,在他头顶上扣了一顶船长帽子,并帮他扶正,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肯定的说道:“你一定行的,雅克。”

我走到窗边,推开窗子,让咸咸的海风吹进来,空气里弥漫的血腥味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那些水手们正在卖力的清理着甲板上的血迹,还有水手从船舷顺着绳子吊下去,修理船侧壁破开的那只大洞。

这些水手们表现得都很卖力,看得出他们都有求生的欲望。

我对诺亚说:“我们现在就去将那些水手收编过来。”

诺亚看着这些面孔显得有些狰狞的水手们,问我:“我们要怎么收编他们?”

我一手扶着窗框,一手搂着诺亚的肩膀,对他说:“这个我最有经验,我在耶罗位面的时候,曾收编过比这些水手更厉害的家伙——是一位蛛人战士!”

他有些不敢相信,带着一脸惊奇表情,问我“你是怎么说服他的?”

“我在他面前连续砍掉十名蛛人战士头颅,然后他就屈服了。”我摊了摊手,对诺亚说道。“要么服从,要么就去死!”

那些水手们比我们最初预想的还要没有骨气,当我对这些水手们说:‘如果你们愿意臣服于你们的新主人诺亚子爵,那么他将会慷慨大度的赦免你们。’水手们见我们并没有杀掉他们,都纷纷松了一口气,然后像是虚脱了一样,横七竖八的躺在甲板上。

还没等所有的水手都懒散的躺下来,卡兰措手里的鞭子就劈头盖脸的抽下去,卡兰措这次可并没有留什么情面,面对这些散漫惯了水手,也没有什么好客气的,这种用带着倒刺的青藤浸油之后编成的鞭子,抽在人的身上,能从身上带一条皮肉下来,抽得水手们皮开肉绽。

只是抽了十几鞭子之后,那些水手们比入伍的新兵还要乖,一脸惊恐的都站在甲板上。

我对卡兰措说:“这几天,你就多辛苦一下,要让他们清楚地记得我们的规矩”

卡兰措牵扯了一下嘴角,微微的点了点头。

那些水手们变得噤如寒蝉,一声都不敢吭。

就这样,由雅克船长带着我们在这片茫茫大海上航行。

我们用雷霆手段镇压住贩奴船上所有的水手,又将贩奴船上原本的编制完全的打散,原本受到约翰尼船长重用的那些水手,全部被分配到最脏最累的地方,那些之前在贩奴船上被欺凌过的水手,反而被我们提拔起来。

他们拥有了权力之后,就开始对那些曾经欺凌过自己的水手们展开疯狂的报复,那些水手们很快就懂得了什么是服从,要怎么做,才不会挨鞭子。

江西省中医院
佳木斯市郊区人民医院
重庆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锦州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芜湖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