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妞非在下 第668章 [侍女]的惊人看法

2019-12-04 14:25: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妞非在下 第668章 [侍女]的惊人看法

“侍女啊?”吴喆讶了一声。

独孤墨随意道:“怎么?不入你奴籍,如何?”

吴喆道:“人家本来也不是奴籍,就该将我放了。”

豹老在旁怒斥:“不知道好歹,既然卷入了纵横拳霍家抄家之祸,能得活命已属侥幸。公子,不,王子,你须得知道墨王子准你不入奴籍,已然是幸事,怎么不说跪地谢恩反来聒噪?”

“这个我也知道啦。其实我在王子眼里只是个不值钱的小丫头,最多也就是养眼而已。”吴喆挠了挠头:“但我敢确定,若你能忍我一个月,保证你不再当我小丫头。信不信?”

“不当你小丫头,还能当大男人?”豹老笑道。虽然无可否认她长得相貌漂亮,但他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大胆的犯妇。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周芷若还没有入霍家的户籍,也没有原本的家奴身份,不属于犯妇。

吴喆现在的年龄外貌虽然比萧若瑶状态大了两岁的样子,达到了十六岁二八之龄。但在豹老、独孤墨等人眼里还是属于小丫头。

“一个月?一个月内有何变化?”独孤墨反问吴喆。

“我会表现出自己的价值,自然就令王子你另眼相看了。”

“价值?呵呵,我只是让你当个花瓶而已。”独孤墨非常不给面子地笑了笑。

吴喆脸一沉:“您如果说安排我当丫鬟,那么我便成了家奴。即便不入奴籍,也是较为自由,不可随意生杀掠夺的。可您说的是侍女,侍女就是侍奉家主的,我理解可不仅仅是摆着好看。若是关键时刻,还能帮忙出个主意才是。”

“侍女出主意?”独孤墨和豹老都觉得奇怪。

“当然,王子你每日忙碌之事众多,不可能事事想得周全。所谓旁观者清,也许贴身侍女的一句话便能点醒梦中人。”

豹老嗤之以鼻:“一个小丫头,能有多大见识。”

独孤墨默然不语。只是瞧着吴喆。

吴喆老大不乐意:“多大见识?我且来问王子和老头你一句。”

“不知深浅,知道该如何称呼老夫吗?”豹老瞪眼睛。

“嘿嘿,真不知道。墨王子我能猜得出来,毕竟几日里听到了多次这个名字。”吴喆抿嘴一笑:“您又没介绍,更没有个老妈子提携我。若是这也能知道,我可就不单能当花瓶,直接改行算命好了。”

她这么一笑,豹老瞬间感觉没脾气了:“老夫是月阶圣者。”

“哇——”吴喆惊呼一声,过去伸手想要抓住豹老的衣襟。却又不太敢抓的样子:“您、您是传说中的圣者……”

“哼,算你还知道。”豹老脸有得色。寻常男弟子拍马屁什么的早就习以为常,被这个新奇有点高傲的小丫头如此讲,他倒感觉很舒服。

吴喆恭恭敬敬道:“圣者,小女斗胆想问一句。这次抄家可是由墨王子一位主持大局?”

“你问这个干什么?”豹老一听这个问题,不禁瞧了下独孤墨。

“我就是想说说我的建议。”吴喆一耸肩膀:“两位若有时间不妨听听。若是不中听就当听笑话了。”

她的声线叮当动听,倒是让人不会觉得厌烦。

独孤墨道:“纵横拳反叛之情做实,若是你想请恳什么。莫想了。”

“王子真是睿智,不过小女并不是为霍家求情。”吴喆道:“只是身为侍女。说点自己对王子处断此事的看法。”

豹老和独孤墨都有点意外:“你有何看法?”

“我冷眼旁观一日有余,觉得王子治军甚严,下属几无贪墨私吞。”吴喆说着几日来的情况。

豹老笑道:“小丫头别的不行,这张小嘴儿倒是挺会说话,放在身边吹吹暖风还是不错的。”

独孤墨笑道:“感谢豹老建议,我也是就像让她摆在身边。当个花瓶充充面子也就是了。”

武国和晋国有点类似的地方。王子等贵族出席宴会等场合,常常会带贴身侍女伺候着。

“你们听我说好不好?”吴喆翻了个白眼。

“大胆,你敢怪责王子?”豹老怒道。

吴喆道:“别那么凶,听我说了,若是没道理你再发脾气。”

豹老还要喝止她。但独孤墨却一摆手,淡然道:“哦,你说。”

吴喆笑道:“王子……嗯,这个称呼真不好听,还是公子比较好。”

“你若是说的有理,我便准你称呼我为公子。”独孤墨也并不习惯王子的称呼,心中暗自感觉被美女称呼为公子更加舒服。

“公子治军严谨甚好,但是可想到为何玄武王、嗯,该称呼为玄武皇,为何单单安排你来操办此事?”

“……”独孤墨瞧着吴喆,也不说话。

“若是玄武皇想要让霍家抄家严谨公正,只需要派两名关系不太对付的臣子同做。虽然彼此难免有不配合之处,但相互监视之下决计不会有半点贪墨发生。根本不需要您来操持。”

“……继续说。”

吴喆见独孤墨听得进去,欢快地继续道:“只让王子您一个人主办此事,我估摸着玄武皇是一种纵容,他要纵容你去做一件事……”

“……”独孤墨皱起了眉头。

“纵容?一件事?”豹老在旁边耐不住奇道。

“对,圣者和公子可以猜一猜。”吴喆嘻嘻笑着。

豹老责道:“墨王子还没有准你称呼公子。”

“无妨,丫头你已经挑起了我聆听的兴致,说下去吧。”独孤墨让吴喆继续。

他从来没有想过父皇安排自己做这件事,居然会有其他的深意。

“多谢公子容小女改口。”吴喆欢喜道:“纵横拳霍家虽然不是大门阀,但居于武国几十年也算是地方一富。玄武皇便是将这一桩大富贵交与王子,纵容你的那件事便是……贪墨!”

“贪墨

!”独孤墨眼睛蒙地睁大。

墨?!这一个字是巧合吗?与自己的名字还相同!

豹老厉声斥道:“胡说!玄武皇怎么会纵容王子贪墨!”

“不、我说的一点都没错!”吴喆道:“公子可明?治天下者,首当治官。治官要害,在与一个贪字!”

“……”独孤墨静静听着这位少女说话。

“百姓对官者,忌贪而不忌勤,只要你能公正不贪就是好官,勤快的官多多益善。王皇对官者,忌庸而不忌贪,只要你不庸政而有伟绩,贪墨都是次要的。”

“说得好!”独孤墨不自禁地赞了一句,然后很快注意到自己失态,笑了笑:“你继续。”

“嘿嘿,所以公子您这次抄家,估计抄了有上百万两吧?”吴喆笑着问。

豹老刚才听得一愣一愣的,此刻顿时笑道:“小丫头,忒也小见识了。”

这种大家大户,抄家的基数都是千万起算,这小姑娘虽然说的头头是道,但毕竟是个黄毛丫头,见识还不够。

这种感觉,令豹老和独孤墨对吴喆的认识,很大程度上有了个缓冲,不过于太惊世骇俗。

“怎么?上千万?”吴喆反问。

何止上千万,足有三千六百万之多!豹老虽然记不住具体数字,但大概的数量还是晓得的。只不过墨王子没让说,他自然不会讲给个小丫头听。

“账目在桌子上,你可瞧瞧。”独孤墨想起看押女眷的尉官说的每言必中,不禁心中打算多瞧瞧这位少女有多大本事。

出乎豹老意料的,独孤墨居然让吴喆去瞧账本。

吴喆蹦到桌边,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我看了账本,不会被杀人灭口吧?”

“放心去看,说说想法。”

吴喆也就翻开最上面的汇总账本,瞧了半晌后,笑道:“这都是真的账目?”

独孤墨点点头。

“当然。”豹老道:“墨王子治军严谨,绝对不会有什么贪赚。”

他故意避开了一个墨字。

“公子可知道,治军可不同于治官?”吴喆将账本啪地一抛:“你若是如此严格地抄家,以后可再没有抄家的机会了。搞不好自己都要被人弹劾。”

独孤墨眉头一皱。

“胡说什么!”豹老又要喝止。在他心里,人的等级差别是很重要的,这个小丫头敢在主子面前胡言乱语,甚至口出不吉之言,便是掌嘴都嫌轻了。

“豹老,静静听她说下去。”独孤墨淡淡说了一句。

这话一出,豹老顿时不敢聒噪,闭上嘴瞪眼瞅着吴喆。

独孤墨又朝吴喆问道:“丫头,若是按你的思路来操办,有何建议?”

“三千六百万两银子!这也太多了,哪里能抄得出这么多?”吴喆哼了一声:“要我说,纵横拳霍家外强中干,早就被好色不会守业的家主败得差不多了。抄家抄出的银两,最多也就是六百万两而已。”

豹老和独孤墨都没反应过来。

吴喆将纤弱的胳膊一挥:“公子只需上缴六百万两于国库,剩下三千万两自己留下一千万两,其余两千万两……打点朝廷各方!”

两人愣愣地瞧着吴喆

“抄家这种好事大家怎么能不均分些好处?须知……”吴喆扬着娇俏的小脸蛋,骄傲道:“不患寡而患不均,无祸贪而祸无利!”(未完待续

天津爱维医院马金凤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电话
泰州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遵义癫痫病正规医院
昆明妇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