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 0417章 梅丽珊卓的恐惧·孤儿院血战

2019-10-18 09:37: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 0417章 梅丽珊卓的恐惧·孤儿院血战

梅丽珊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突然感觉身体发冷。

她喉头的红宝石发出淡淡的红光,就好像一只神秘的眼睛。

“这怎么可能?”梅丽珊卓喃喃自语,她慢慢的跪下来,双手张开向上,“红神,我为什么只能看见一次战斗?是我做错了什么被蒙蔽了双眼,还是艾德·史塔克故意中伤我?”

在梅丽珊卓紧闭的门外,站着好几个人,还有她的仆人。

其中身份最尊贵的,是王后赛丽丝。

她们都看见了梅丽珊卓脸上的不悦。

梅丽珊卓在王后赛丽丝的心中地位至高无上,赛丽丝是最虔诚的梅丽珊卓的追随者。其他的贵妇在见证了梅丽珊卓的预言后都纷纷转而信仰红神。

梅丽珊卓第一次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因为艾德·史塔克在火焰中看见了两次战斗,而史坦尼斯一世相信艾德·史塔克说的话。

这狠狠的打击了梅丽珊卓心中的神圣。

她侍奉红神数百年(原著和其他信息透露出梅丽珊卓超过了四百岁,喉头的红宝石是她的能量之源和青春之泉,看电视剧是看不出这些的。),怎么可能不敌艾德·史塔克,一个并不信仰红神的北方家伙。

如果艾德·史塔克见到的是真的,那么说明了什么?

很显然,也许有人非常了解她,从而影响到了她对火焰预言的敏感能力。

也或者是红神的意志降临了艾德·史塔克。

这里面有很多的可能性,也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并且也不排除艾德·史塔克说谎了。

梅丽珊卓跪在地毯上,闭上双眼开始祈祷,向自己的红神祈祷,希望红神能给她真正的预言和启示还于勇气。

她的身子在颤抖,她在恐惧。

她的身后,一个史坦尼斯一世的影子淡淡出现,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双肩,好像在安慰她。

梅丽珊卓的保护侍卫:影子杀手。

拉赫洛:光之王,也是影子的神。

*

跳蚤窝里面有一个孤儿院,负责收养战争中失去父母和家人的孤儿。

里面有数百个幸运儿。

他们的确是幸运儿,很多和他们一样遭遇的孤儿要么没法进入这孤儿院,要么,就被人杀死在他们的父母身边。

十几袋珍贵的白米和面粉被一群挽起袖子和裤腿的乞丐们搬进了这所孤儿院。

进入孤儿院大门必须经过一条非常肮脏的巷道。

两边高高的居民楼里的居民,一大早起来,就会打开窗户,把昨晚的大小便从窗口倒下来,倒在这孤儿院大门前的巷道里面。

这条巷道长年之恶臭难忍是无法形容的。

地面也从来没有干净过。唯一的清洁工,就是野狗和倾盆的大雨。

孤儿院里的工作人员或者是孤儿们要外出,要么头上顶着一个破木片,要么踮起脚尖贴墙根疾行。

一个光着双脚,高高的挽起裤腿,手里杵着一根法杖,身穿补丁麻布衣服的老修士站在孤儿院的三层楼的房顶上,在向巷道两面的居民楼的住户们大喊:“我是七神的神子,不允许你们再向巷道里面倒任何脏东西,听清楚了没有,从今天开始,再不允许。”

好多居民听到吼声站到窗口窥视,不敢正面面对这褴褛修士的吼声。

孤儿院的庭院里,房顶上,站满了衣衫褴褛的乞丐们。

他们的衣服上都绣有修士的七芒星。

这是一帮自称麻雀的外地来的七神修士,各地的口音都有。

“谁敢再向这巷道里面倒脏东西,我会把他抓起来进行审判。”褴褛老修士说道。他的口音是标准的通用语,他本来的地方口音已经在长年累月的布道中消失。

大多数居民们保持了沉默。

但是例外总是有的。

一个窗口轰的被人打开,一大桶污垢哗的倒了下来。

“你触犯了七神。”老修士喊道,“你犯了罪过,你得接受审判。”

“滚你吗的老乞丐。”对面的男子哈哈大笑,冲老乞丐做出了羞辱的动作,“我们在这里居住了几百年,你是哪里来的老东西,敢管我们。跳蚤窝就是这个规矩,快滚去乞讨吧,老东西。”

老修士却并不生气,只是下令:“去抓住亵渎七神的恶棍,他必须得接受陌客的审判。”

修士们嘴里的陌客指的是死神。

对面窗口的汉子很粗壮,也许他当过雇佣兵,或者现在就还是雇佣兵。在君临城里,除了王族的黑甲军,贵族的骑士外,就是雇佣兵能横行霸道。

而在君临最臭名昭著的雇佣兵军团,就是被威尔秘密控制的勇士团。勇士团里面最厉害的雇佣兵,是活死人劳勃·斯壮。——以前的魔山格雷果·克里冈。

于是,孤儿院里络绎不绝的走出一队一队的乞丐们,他们手里拿着棍棒,锄头,缺了刃口的柴刀,断了刀尖的短刀,生锈的长剑,他们顺着巷道口走出去,拐进另外一条街道,从另一面进入居民楼。

仅仅一小会,对面的居民楼就爆发出了猛烈的打斗声,那个敢于当着老修士的面倒污垢的家伙,家里并不是他一个人,有好几个兄弟,个个都有刀剑,他们正是一帮靠卖血卖命活着的雇佣兵。——君临的黑鹰雇佣兵团。

打斗很激烈,第一批冲进去的乞丐们全部被黑鹰雇佣兵的六个兄弟轻松放倒。当他们嘿嘿笑的时候,第二批乞丐们冲了进去,这一次,在几个毫无战斗技巧的乞丐修士们倒在血泊中的时候,黑鸦雇佣兵的一个兄弟挂了彩,肚子上被捅进了一把生锈的长剑

,而另外两个兄弟则胳膊上挂了彩,轻伤。

第三批乞丐修士倒下去的时候,房间里的雇佣兵兄弟死了两个人,其余的四个全部受了伤。地面的热血顺着楼梯口向下淌,而更多的乞丐修士涌在楼梯口,从地面到一楼二楼三楼四楼五楼的楼梯上,全部挤满了人。

四个黑鹰军团的雇佣兵失去了战斗的勇气,他们在杀了数倍于自己的敌人后,已经精疲力竭。满身血污的他们站在狭窄的楼梯口,其中一个身上中了数刀的雇佣兵丢下了武器,跪在了血泊中:“我请求圣母的宽恕,修士们。”

数根木棒砸在了他的脑袋上,他倒了下去,仆倒在其他修士的尸体上。

另外三名雇佣兵不得不拿起武器再次进行血腥的战斗……

没过多久,这六个雇佣兵战士的尸体有两具被悬挂在了孤儿院的大门口,有两具悬挂在了巷道的东头,另外两具挂在了巷道的西头。

六具尸体,只有人形,没有人样,全部血肉模糊!

北京熙仁医院预约看病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的全部评价

北京熙仁医院开通网上预约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的网友评价

北京熙仁医院预约挂专家号

婴儿流鼻血
小孩经常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新生儿眼屎多
小孩子经常流鼻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