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武道神尊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从此因果断

2020-01-15 10:39: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道神尊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从此因果断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从此因果断

残神出手,强大绝伦,神威之浩荡势不可挡。

道袍中年有心救走秦鸿,但看这般架势,对方分明是铁了心不许祂得逞。

司徒圣祖誓要擒杀秦鸿,与后者因果深沉,彼此几乎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残神与司徒圣祖有瓜葛,必然是不会允许秦鸿活下去。

所以,现如今的局面显然到了危急时刻。

铅云重重,层层叠加,释放滚滚威压轰了下来,将道袍中年包裹,笼罩,吞噬,压得道袍中年浑身法威都在剧烈轰鸣,有种随时都要灰飞烟灭的感觉。

轰隆巨响,道袍中年头顶的洞天剧烈扭曲,内部的世界架构在不断坍塌。衍化的时空,混沌,万物,众生皆都在灰飞烟灭。

要碎裂掉了!

洞天不能留存,承载不了那股神威。

“开!”

道袍中年浑身大汗,一身道袍都被汗水浸湿,但祂仍旧不曾放弃,艰难的举起打妖棍,浑身法力滚滚灌溉,想要奋力一搏。

“孽障!”

一声暴喝,轰然炸响,如在道袍中年心头轰鸣,后者当即咳血,艰难聚集的力量顷刻间被震散掉,整个人都是咳血飞退,撞爆日月星辰,在半空中踉跄跌步。

“喀嚓!”

随着力量被震散,道袍中年被震退,祂所有顽强抵抗的力量都像是潮水迅速收缩消失。强忍着一口气息不曾卸掉的祂终是再难鼓足勇气,像是泄气的皮球,桀骜的气势在渐渐衰竭,以至于头顶洞天都是露出裂纹。

洞天要碎了!

众圣看在眼中,惊喜参半。

“祂死定了!”司徒圣祖嘿嘿冷笑,嘴角的狰狞渐渐明显。

“纵是大圣,不成神,依旧如苍狗。”酒浪天唏嘘,祂早已经现出真身,收起了酒壶,目光凝重而又深沉的盯着战场。

这一战,让祂们这些圣人感觉到了压力,感觉到了圣人非无敌,感觉到了死亡威胁。

无神时代,圣人绝对是巅峰战力,是霸主级人物。可随着残神出世,这种超脱的地位烟消云散,霸主级荣耀顷刻崩塌。

圣人亦有了死亡威胁,不可懈怠了。

喀嚓!喀嚓!喀嚓!

而在众圣喟叹之际,碎裂之声越来越多。众圣抬眼即是看到,道袍中年头顶的洞天裂纹逐渐爬满,渐渐密集。

撑不住了!

所有人都知道,道袍中年到了极限,撑不住这场大劫。

祂除非放弃秦鸿,否则,洞天崩毁,祂伤,内部一切皆亡。

“前辈,送我出去吧!”

洞天之内,秦鸿面色从容,泰然自若,语气沉稳的开口。

他察觉得到道袍中年的力量在飞速流逝,已经力竭,难以支撑下去。而残神铁了心要留下他,不可能允许道袍中年安然离开。

否则,残神哪怕再厉害,但终究已残,以道袍中年的实力,想要脱身还是不难的。

只是需要庇护秦鸿,维护洞天之力,一心二用,一力两分,自然也就捉肘见襟了。

如今的状况,对道袍中年而言并不美好,如果祂不放弃秦鸿,殒落遭劫是必然之事。

众圣看透了,秦鸿也不傻,所以他主动提出离开,不愿牵累道袍中年。

大长老已经为他力竭,几近垂死,他不愿再有第二个人因他而去。

“请前辈送我离开!”

秦鸿郑重的再三恳切,“我若消亡,烦请前辈替我照顾好碧嫣。”

道袍中年陷入困境中,闻听秦鸿的声音,不禁暗叹。祂知道,后者这是在交托遗言。

“鸿哥哥!”沈碧嫣不是傻子,心思玲珑,亦是听出了秦鸿的言外之意。一张俏脸当即变了,紧紧地抓住了秦鸿的手臂,不愿松开。

“我要跟你一起去,你生即我生,你死即我死。”沈碧嫣认真道。

秦鸿心头暖烘烘的,此生有人为他如此,夫复何求。

但是,他不能允许沈碧嫣这么做,那不是他想要结局,也非他所愿。

所以,在沈碧嫣话音落下之际,他法力一震,即是挣脱了沈碧嫣的五指。拂袖一扫,将沈碧嫣推离了身边,送进了大长老身前。

“傻丫头,我怎么能舍得你受伤害。”秦鸿摇头,拒绝了沈碧嫣的心意:“自你离开,我便一心求道,追求武道绝巅,所求所为的不过只是希望与你携手,共游乾坤。”

“我之心,天地昭昭,日月可表。”

“奈何,天不遂人愿,十年追寻,换得三两月厮守。如今将殇,虽有憾,却无悔。”

说完,秦鸿决然转身,衣袍鼓荡,法力沸腾,燃烧起烈焰,澎湃滔天之力,步伐沉稳而又坚定的走出了洞天。

“若有来生,愿化一颗骄阳,照亮你的路程,驱散你的黑暗,伴你永生。”

温情的话,在洞天内回荡盘旋,久久不散。而秦鸿的身影,却消失在了洞天之内,消失在了沈碧嫣的视野之中。

“鸿哥哥!”

沈碧嫣剧烈挣扎,想要跟随着冲出去,可惜,洞天收缩,归于虚无,融入了道袍中年眉心。

“鸿哥哥!”

唯有一声长泣,在天地回荡,在混沌中传扬。

秦鸿走出洞天,穿梭在时空中,屹立于混沌内,深陷入虚无。浑身烈焰缭绕,星光斑斓,一方方诸天投影降临,一颗颗星辰旋转,释放恢弘浩荡之威,压迫得混沌剧烈起伏。

道袍中年看着眼前现出来的身影,有喟叹,有唏嘘,有无奈,有怜悯,神思复杂。

可惜了一代妖孽,可惜了绝世天资,若给他时间,未来得道成圣怕是不难。哪怕证道成神,也许都有几分机会。

可惜,敌人不给他成长的时间。

他身负因果,牵累太多,想他的死的人,数不胜数。

目睹着秦鸿走出洞天,现出真身,秦祖与柳祖都沉默了,南岭兽窟之主与酒浪天都无奈叹息。

这般结局,还有何可改变的契机?

秦鸿死定了!

无神时代,一尊残神,即是最强存在。

除非,如阎罗王那种上古最强圣人出手,且必须是完好无损的状态下出手,才有救下他的可能。

否则,大圣都非敌手。

“哈哈哈,秦鸿,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司徒圣祖得意大笑。

该族与秦鸿有莫大因果,二十多年前,司徒圣族逼死秦鸿母亲,让秦鸿父亲逆转成魔,后被迫远遁中原,不知所踪。

可以说,司徒圣族让秦鸿家破人亡,这种因果,这种仇恨,不共戴天,双方早已经不死不休。

甚至,当年秦鸿父亲秦毅成魔前发下宏愿,此生不死,必屠司徒。

这是注定了双方不可能共存,有我没他的结局。

“请尊主剥离他之因果,赐他轮回。”司徒圣祖狞笑,向残神恳切。

好狠!

众圣心头一颤,这是要折磨秦鸿,让后者生不如死。

剥离因果,这种折磨比抽筋剥皮还要痛苦。轮回更是可怕,堪称生死不知。

司徒圣祖所谓轮回,并非上古年间的逆死重生,而是一种在生死状态不断转换的一种酷刑。让受刑者不断感觉到死亡的痛苦与绝望,又在绝望之后给他新生和涅槃的希望,周而复始,磨掉他人的灵性。

这种酷刑,直到折磨得受刑者心力憔悴,魂飞魄散为止。

哪怕圣人陷入这种酷刑中,也都得生不如死。

司徒圣祖居然提出这种恳切,可见祂对秦鸿的忌惮,不希望让秦鸿就此死亡。祂也在忌惮,若是真的就这样灭杀秦鸿,也许后者可能逆死而生。

所以,祂想一点点的磨掉秦鸿的灵性,直到后者魂飞魄散才愿罢休。

轰隆!

而随着司徒圣祖恳切声落下,苍穹铅云坍塌,密集的雷霆汹涌,融为一只布满混沌,雷霆,电光,烈焰,星辰,日月等种种神威的大手。

大手覆盖天地乾坤,压爆日月星辰,笼罩山川河流,直接当空压下。

掌中神威浩荡,不可挡,不可逆,不可抗,让得万物众生都要消亡,惶惶不可终日。

圣人都是倒吸冷气,脸色剧变,骇然震动。如姜氏圣人提着撼天锤倒退,被压迫得魁梧的身材都隐约佝偻。

可想而知,那内部的力量有多可怕。

噗噗噗……

秦鸿周身烈焰当即湮灭,血肉骨骼直接崩断裂开,鲜血如箭,漫天飞洒。

噗噗噗……

大手急速压下,神威滚滚澎湃,秦鸿衣袍寸寸崩毁,浑身血肉模糊。

“吼!”

撕裂般的痛苦,让秦鸿忍不住的怒吼咆哮,发出了野兽般的嘶吼。

绝望!

恐慌!

秦鸿七窍在淌血,双眼近乎崩裂,鲜血汩汩而流。他眉心开裂,始源火跳动,被无形大力拽住不断拉扯,要从他的体内剥离出去。

他只觉灵魂都要被崩散,被无形大力锤击,元神要崩溃瓦解,撕裂般的痛楚让人难以承受。

哪怕秦鸿意志力顽强,依旧近乎癫狂。

他肉身在消融,经脉在扭曲,骨骼在碎裂,脏腑在坍塌,识海在沸腾,元神都要干枯。

这般状况,一眼明了,秦鸿将殇。

道袍中年双拳紧攥,缩在袖口中,久久不敢动。祂很想救援,但一旦出手,祂必死。

祂已经尽力了,拦不住一位残神,救不了秦鸿。

众圣神色复杂,心思各异。

酒浪天握着酒壶,目光闪烁,心思跌宕,明显在犹豫不决。但持续片刻,终是叹了口气,默默的转身离开了此地。

活不成了!

救不了了!

从此因果断,秦鸿殇。

南岭兽窟之主看了一眼惨不忍睹的秦鸿,在绝望中嘶吼,在沉沦中咆哮,祂亦是叹了口气,收拢妖神印,转身消失。

紧接着,姜氏圣人走了,莫氏圣人走了,各族圣人纷纷离开。

柳祖与秦祖站在原地,浑身缭绕混沌,久久无有动作。

“老秦,我们输了……”柳祖有些悲痛,却也无能为力,想要安抚秦祖。

秦鸿可是有着祂们二圣的血脉,是祂们的嫡系后裔。可惜,身为秦鸿祖先,祂们却救不了。

残神之下,圣人亦如苍狗。

秦祖闻言,却是眉目骤亮,晦暗的眼神突然爆发出了璀璨的神光。

“不,我们没输!”

秦祖一声冷哼,突然握住了腰间的佩剑,一声清亮如龙吟的剑鸣撕裂长空。

汶上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开化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南通牛皮癣医院哪好
镇江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