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傲翔九霄 第三十七章 偷听

2020-01-15 11:29: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傲翔九霄 第三十七章 偷听

心情放松的鹰翔放下手中的书本往银月湖走了过去,他麻利的脱去上衣和长裤,只穿着一条短裤就扑通一声跳进了湖里。

少年的上身肌肉匀称月光下看上去闪着淡淡的光泽,只是在他的肩膀上却有着一个巨大的圆形伤口看上去有些可怕。

圆形的伤口上已经结了一层淡粉色的疤,鹰翔摸着肩膀上的伤疤由衷地佩服起了二长老的医术。这么深这么严重的伤口竟然好的这么快,而且结的疤很平整并没有凹凸不平,恢复的十分良好。

鹰翔并不觉得伤疤很丑,反而他觉得很骄傲。

伤疤是战士最好的勋章。

虽然目前他还不是一个真正的战士,但再过上半年他就满十四岁了。到候他就可以跟着林风叔参加试炼,两年的试炼结束后他就可以成为一个预备战士了。

“战士!”这两个字真是想一想就让人觉得热血沸腾。

鹰翔在银月湖中向鱼儿一样畅游,刚刚痊愈的他好像比以前更加厉害,动作非常迅速流畅。

看着周围游来游去的小银鱼鹰翔不自觉地想试一试,他的身体四周不断有淡青色的真气发散。鹰翔集中心神开始控制,淡青色的真气开始凝结成一只又一只的大手。

一只,两只……五只。

鹰翔微微停顿了一下,上一次就是在这失败的,没能成功凝聚出六只手。鹰翔深深吸了一口气,默默地闭上了眼睛。第六只手很慢很慢的凝聚了起来,逐渐形成了一个轮廓。

鹰翔紧闭着眼睛,同时控制六只真气凝聚而成的手的确是个考验。终于第六只手完全成型了,等了一会儿第六只手依然没有溃散的迹象。鹰翔心中很是惊喜……成功了,终于成功了。

鹰翔没有再尝试第七只手,因为他清楚他的精神力目前还达不到这个程度。

畅快地在水中又游了大半个时辰一阵突兀的“咕噜,咕噜”声响起,肚子不争气地在叫。鹰翔这才想起这一整天他好像都还没有吃东西。现在天都已经黑了,只好去族长爷爷那里蹭点吃的。

记得族长爷爷最近好像腌制了好几只土羊腿,今天回来的时候鹰翔还看到那些土羊腿正挂在族长爷爷小木屋的屋檐下。

族长居住的地方也靠近银月湖,正好和鹰翔的小木屋隔湖相望。抬头眺望看到族长爷爷的小木屋亮着橘黄色的灯光,鹰翔也懒得费事再回去穿衣服了,就直接朝对岸游了过去。

浑身湿漉漉的很难受,鹰翔运行体内的真气让身体发热很快就蒸干了体表的水分。

亮着柔和灯光的木屋让鹰翔从心底泛出一股暖意,这就是他从小就住过的房子,他对这里非常熟悉。

鹰翔熟门熟路地正准备攀着树干爬上去,忽然听到木屋内传来隐约的说话声,好像有人在争吵。

鹰翔好奇心起于是停止了攀爬,他静静地趴在树干上同时收敛了气息,呼吸变得缓慢而又悠长。

“族长,我实在不明白,到底为什么?”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传来。

“这次的冲突是由龙翼蓝鸟的尸体而起的,虽然我们伤亡惨重而他们也一样有死伤。”族长洪亮的声音道。

“可是不公平,明明是我们花了巨大的代价才借取的猎物凭什么别人要来抢夺。他们害死了我们这么多族人岂能这么算了,我们要报仇。”年轻男子的声音很大,态度很坚决。

“我说过了不许对狼族人和猪族人报复,不要破坏这片地域数百年的规矩。数百年前这片地域的十几个部族共同达成了协议:对于争夺食物、资源全凭各族实力,死伤各安天命不得事后寻衅报复。”族长威严地道。

“可这不是寻常的争夺,是他们抢我们的东西!”年轻男子反驳道。

“东西虽然是我们打下来的但还没带回翠青岭就还不算是我们的,他们不能算逾越规矩。况且我们虽然死伤严重还是得到了龙翼蓝骨的尸体,而那两族死伤了不少人却空手而归。”族长道。

“我不管什么规矩,牺牲了这么多族人你却说值得,族长,你真是太自私了!”年轻男子怒道。

?“混蛋!梁明,你竟然对我这么说话!”族长也动了怒气。

鹰翔一直觉得那男子的声音有些熟悉此刻才恍然,原来跟族长爷爷吵架的是梁月的哥哥梁明。

梁明道:“你难道不是自私吗,这么多族人死得如此冤枉,可你却满足于他们带回来的战利品根本不愿意为他们报仇。”

族长道:“臭小子别胡说八道,我自私?我要是真自私,就不管你们了。随便你们怎么闹!牺牲的很多族人都是我的后辈们,我是看着他们长大的,谁能比我更痛心。每一个牺牲的都是大好男儿,铁铮铮的好汉子!”

梁明道:“那更应该为他们报仇。”

族长道:“年轻人应该多用脑子思考而不是拳头,他们用自己的牺牲换来了族群发展的机会。这次我们从龙翼蓝鸟体内提取了不少精血,能够让族群中灰阶以下的修行者提升不少实力,稀释之后给普通族人用也能增强他们的体质。我和二长老还决定让一些年幼的孩子使用或许能改变他们的资质,让他们更有修炼潜质。”

梁明道:“什么破精血我不稀罕,我宁愿我不要精血也不要这么多族人死去!”

族长道:“那要是按你的说法,为了减少族人的牺牲,在狼人族和猪人族来抢龙翼蓝鸟时我们高飞逃走岂不是更好,不会有族人因此牺牲。”

梁明的俊脸顿时憋的通红怒道:“怎么可能,我们可是拼命得来的猎物,是他们不要脸来抢。跟他们拼了,哪怕是毁了龙翼蓝鸟的尸体也不能让他们得逞!”

族长道:“别说是你们这些年轻人想拼命,就连我这个老头子也想跟他们拼了。我们鹰族人向来只有战死的英雄没有被吓跑的孬种!”

梁明道:“是啊,我们吃了亏就得讨回来,所以要为死去的族人报仇!”

族长道:“报仇?你倒是说说怎么报仇?”

梁明的眼睛发亮,握紧拳头道:“猪人族向来胆小而且唯利是图,应该是被狼族人唆使可以算了,狼人族是主谋可不能放过。我们带上几十个精锐战士提前埋伏在狼人族狩猎小队必经的路上,等他们收队回来的时候突然攻击,杀他们个措手不及,然后抢了他们的猎物让他们也尝尝被抢的滋味?”

族长冷笑,只说了一句:“幼稚!”

幼稚?梁明万万想不到自己完美的复仇计划竟然得个这么一个评价。

梁明不服气道:“我觉得很好。”

族长道:“那之后呢?”

梁明道:“之后?什么……之后?”

族长淡淡地道:“你觉得杀了狼族人一个狩猎小队后他们会就这样算了吗?以他们凶狠残忍、睚眦必报的性格,他们来报复怎么办?”

梁明道:“战便战,谁怕谁?况且我们总体修行者的实力差不多,谁胜谁负也难说!”

族长道:“你也说了猪族人唯利是图,要是狼族人许下好处和猪族人联手,那你觉得我们还有胜算吗?”

梁明一愣:“这……这”显然他没考虑过这种情况。

想了一想,梁明道:“既然猪族人唯利是图,我们也可以许下好处让他们帮我们,即使办不到至少让他们不插手我们和狼族人的争斗。”

族长道:“你真当猪族人是那么好解决的,他们生性胆小懦弱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一样会变得贪婪凶狠。一但我们和狼族人打的两败俱伤,他们甚至可能会吞下两个族群,到时候最大获利者是猪族人。你想让我们一个族群沦为别人的奴隶吗?”

这片区域的十几个族群实力相当,关系错综复杂,这么多年一直比较和平正是由于一种平衡。各个族群之间并没有什么大仇恨,顶多是争抢猎物时发生的一些小规模战斗。

但如果这种平衡被打破后果不堪设想,试想一下一旦猪人族吞下两个部族,占领的地盘、食物和资源就会增大,整个族群的实力也会增强或许会滋生出更大的野心。而与猪族人比邻的族群则感到威胁会联合在一起,到时候一场大战不可避免。

一旦水混了谁也别想清清白白,有些族群不怀好意想浑水摸鱼谋取更大的利益,而一些平时不怎么看对眼的族群或许会趁乱打上一架。这块区域百多年来的和平将荡然无存,各族群混战的结果是谁也讨不了好。

混战结束后,有的族群运气不错只是元气大伤,而有的族群甚至会全族覆灭完全消失。或许邻近的区域也会有小族群过来趁火打劫,占领大片的地盘借机发展。

梁明被族长问的说不出话来,没有想到后果这么严重。

族长道:“要知道衡量一个族群的强大正是取决于族中修行强者的多少。狼族人的总人数几乎比我们多一倍,可那又怎么样?这么多年来我们还是活的好好的,正是由于他们的修炼资质太差,整个族中出的修行者跟我们族群差不多。

既然族人拼了命才换来这么点资源那我们就更应该珍惜,若是用的好,过上十年、二十年我们族群的实力将超越狼族人。规矩是死的,只有实力才是真的。试问如果我们的实力比狼族人强得多,那他们还敢冒犯我们抢我们东西吗?最好的报仇方法就是让整个族群强大起来,谁敢来冒犯我们就把他们的牙给打掉,让我们的族人以及子孙后代再也不受别人的欺负。”

何贤纪念医院怎么样
高淳县中医院怎么样
四川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锦州医牛皮癣医院
温州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