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风鬼传说 第59章 放下

2019-10-12 21:21: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鬼传说 第59章 放下

段芷晴、冷柏元那一队的位置距离上官秀的修罗队不算近,但也绝对不远,刚好位于东南角的最角落,可以说比上官秀他们所在的位置还好要,两边都是场地的边缘,只有两边面对着其它的队伍,得天独厚,这也是段芷晴和冷柏元敢离开领地,到外面闲逛的原因。

等到天近中午的时候,海选赛终于宣告结束,校军场内剩下的一百支队伍里,帝国灵武学院的队伍占了大半。

在上午的比赛中,帝国灵武学院的学生的确表现出压倒性的优势,是其它那些灵武学院的学生远远无法与之抗衡的。

中午休息,参赛的学生们纷纷退场。等在休息区的钱进把早已准备好的午餐摆出来。主食是花卷、馒头、包子,菜是腊肉、酱肉、咸菜等等。

等上官秀一行人走过来后,钱进兴奋地向他们连连招手,大声喊道:“秀哥,这边、这边!”

上官秀等人乐呵呵地走了过去。钱进笑得嘴巴合不拢,挑起大拇指,赞道:“秀哥,你们太棒了,我在外面都帮你们数了,总共拔掉十一面旗,淘汰了……”他掐指算了算,又道:“反正快有一百人了!”

丁冷耸下肩,盘膝坐到地上,拿起一颗馒头,咬了一大口,问道:“你算过齐飞那一队砍掉多少面旗吗?”

钱进嘿嘿一笑,说道:“我还真注意看了,齐飞那一队,一面旗都没有砍掉,一个人都没淘汰掉,他们一直呆在自己的领地里,没人去打他们,他们也没去打别人。”

洛忍眨眨眼睛,笃定地说道:“是战术!”

“故意在保存实力?”钱进好奇地问道。

洛忍摇头,说道:“不是,他们并不需要保存实力,他们是在给自己‘筑城墙’!”

“啊?”钱进不解地眨眨眼睛。

“他们不去淘汰周边的队伍,等到下午比赛的时候,周边的队伍就会成为他们领地的天然屏障,别人想攻击到他们,就得先穿过他们周边那些队伍的领地,也就是说,等到下午,只有他们去偷袭别人的份,别人想偷袭他们,太难了。”洛忍的大局观很强,看事情也比较透彻,一眼便能窥中要害。

“原来是这样!”钱进露出恍然大悟之色,不满地嚷嚷道:“他们也太狡猾了吧,实力本来就够强了,还用得着耍这样的心机吗?”

“谁不想要最后的封爵啊!”洛忍笑了笑,说道:“齐飞已经是三等伯了,爵位再升一阶,就是三等侯,他才二十岁啊,整个大风,又有几个二十岁便能封侯的贵族?单凭这一点,他就可以载入大风的史册了,你说他能不尽心竭力的表现吗?”

钱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封爵,对平民而言诱人,对贵族而言,更加诱人。他琢磨了一会,对上官秀说道:“秀哥,咱们就不能把封爵的机会抢过来吗?”

上官秀但笑未语,抢过来?靠什么,单凭一张嘴吗?下午的比赛,就是真正比拼团队实力的时候了。他的要求不高,只要能留在前十名就行。

他们正边吃饭边说着话,这时,潘梦君向上官秀等人这边走了过来。钱进眼尖得很,他清了清喉咙,小声说道:“秀哥,你的朋友来了。”

上官秀一怔,他顺着钱进的视线转头一瞧,正看到径直向自己而来的潘梦君。

很快,潘梦君已走到上官秀的近前,她先是环视一眼周围的众人,而后目光落在上官秀身上,把手中的一只小木盒递给他,柔声说道:“阿秀,这是送给你的。”

上官秀有些惊讶地看着她,在他印象中,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收到过小君的礼物了,自从来了上京之后。

他站起身形,接过木盒,笑问道:“是什么?”

“只是几样小点心。”说着话,她瞧瞧洛忍等人,见他们都在大眼瞪小眼地看着自己,她玉面微红,咬了咬嘴唇,说道:“阿秀,我们可不可以到一边说说话。”

“这……”

“这么久不见,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生怕他拒绝,潘梦君立刻又补充道。

做不成恋人,也不要成为仇人,至少还是青梅竹马的朋友。上官秀想了想,点头应道:“好!”

他迈步刚要跟潘梦君走开,正大口嚼着牛肉的贾彩宣老神在在地说道:“我看此女面带桃花,山根红艳,眼角滋润,日后必然水性杨花,喜勾三搭四,呃,现在便已表现出端倪了,某人可要小心点喽。”

她的话让潘梦君面色涨红,一脸的窘迫。上官秀则是皱了皱眉头,当着人家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嘴巴也太恶毒了些。他低咳了一声,没有说什么,和潘梦君向一旁走开了。

看着他二人的背影,贾彩宣撇了撇嘴角,嘟囔道:“哼!讨厌鬼!”她这话也不知道是在说上官秀还是在说潘梦君。

丁冷瞥了她一眼,说道:“贾半仙,你适可而止吧,你知道秀哥和人家是什么关系吗,别在这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贾彩宣将手中咬到一半的花卷向丁冷身上一丢,气呼呼地掐腰说道:“我看人一向很准的,相由心生,如果这个女人不是水性杨花,我把我的脑袋切下来给你当球踢!”

别看丁冷总是面无表情一副麻木不仁的样子,反应倒是快得出奇。他一伸手,把贾彩宣扔来的花卷接住,看也没看,直接丢进嘴巴里,慢悠悠地说道:“说归说,你也不用浪费粮食嘛!”

贾彩宣没好气地白了他一下,扭转回头,向上官秀和潘梦君那边看过去。曹雷莫名其妙地挠挠脑袋,疑问道:“什么情况这是!”洛忍总结道:“一边是落花有意,一边是流水无情,然后再剩以二。”

“啊?啥意思啊?”被他这么一说,曹雷更迷糊了,满脸的茫然,什么叫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剩以二啊?

且说上官秀,他和潘梦君走了一会,停下脚步,双手背于身后,说道:“小君,你要说什么?”

潘梦君看眼上官秀,嘴唇蠕动了几下,问道:“这段时间,你过得好吗?”

“很好。”上官秀实话实说,他过去的十七年加到一起,也没有这一个月来的精彩又刺激。

以为他是在和自己说赌气的话,潘梦君满脸歉意地说道:“阿秀,你还在生我的气吧,那天……那天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像是突然中了邪……”

上官秀对她摆摆手,打断她后面话,他柔声说道:“我没有生你的气,确切的说,是我早已经不生你的气了,你有追求幸福的自由,我不会成为你的绊脚石。”

更不会厚着脸皮去乞求你留下来,即便再小的小人物他也有自己的尊严。

潘梦君轻轻叹口气,她话锋一转,问道:“你的修为境界是怎么突破的?我以前一直以为你不适合修炼灵武!”

“以前是我练错的方向,现在,我只是练对了方向而已。”上官秀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

他修炼灵魄吞噬的事,是连潘梦君都不清楚的,那毕竟是禁武,上官秀也担心告诉她会给她带来麻烦。

“那……那你又是怎么进入帝国书院的?”现在上官秀身上有太多让她好奇的地方,她很想知道,这一个月来,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算是机缘巧合吧。”上官秀含笑说道。

见自己所有的问题他都不愿正面回答,都是一言带过,潘梦君面露哀怨之色,说道:“以前,你对我是没有秘密的,可是现在,你什么都不肯对我说了……”

以前,你是在我的身边,而现在,你是在别人的身边。上官秀在心里喃喃说道,看着表情伤感又难过的潘梦君,他笑了笑,说道:“小君,你回去吧,如果让冷柏元知道你来找我,只怕他又要来找我的麻烦了。”而我也怕会失手打死他!

在上官秀的眼睛里,她再也看不到他以前面对自己时那种的温暖,这让她有种心如刀绞之感。她眼圈一红,哽咽着说道:“阿秀,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吗?”

上官秀深深看了她一眼,见到她眼中蒙起的水雾时,有那么一刻,他的心也为之一抽,有拥她入怀的冲动,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逝。

他深吸口气,含笑说道:“我觉得,人的一生总是会面临着很多的选择,当你做出决定的时候,一定会得到某些东西,也一定会失去某些东西,世事又哪有那么多的两全其美呢?”

说着话,他把背于身后的木盒拿出来,塞回到潘梦君手中,说道:“你的礼物,我心领了,但我不能也不应该收下它。”

上官秀目光扫过一脸错愕的潘梦君,看向洛忍等人那边,他双目弯弯,嘴角也在慢慢上扬,露出两排小白牙,呵呵地笑了,烈日当头,而他的笑容却似乎比烈日更加的耀眼夺目。

他扬头说道:“小君,回去吧,你的伙伴在等你

,而我的伙伴们也在等我。再见。”

说完话,他转身走了回去。他感觉和潘梦君的离别没有想象中的困难,反而像放下一个大包袱,不管心里还是身上,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轻松感。

周口白癜风医院
呼伦贝尔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三亚牛皮癣医院
周口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呼伦贝尔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