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神级情绪系统 第490章 风格很像某个人

2020-01-14 17:58: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级情绪系统 第490章 风格很像某个人

“我倒是想跪,只是家里没这个东西,要不你送我们一个?”

宁小千认真地点了点头:“好。”

保宝撇了撇嘴也不理他了,然后给秦诗彤她们打了个,大概说了一下方才的情况,总之是有惊无险。

过了片刻,宁小千又嘀咕起来:“她穿着晚礼服为什么还这么保守呢?一点沟都不漏。”

“你也是够了好吗?”保宝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看把你急的。”宁小千哼笑了一声:“现在你女朋友都看过了,你应该没兴趣看别人了吧!”

“如果不是想让你进来凑凑热闹的话,其实我连她都没兴趣看。”

“切~~~”

虽然话是这么说,保宝还是留在这里看了一会儿。

因为现在进去体育馆也没什么事,只能无聊地干坐着,不如看一下这些明星是如何做作的。

之后每出现一个明星,宁小千就向保宝介绍一下。

“没一个有我女朋友漂亮的,有什么好介绍的?”保宝突然反呛了她一句。

宁小千一时竟无言以对。

红毯秀持续了四十分钟左右,结束之后,保宝便和秦诗彤三人会合,从另一个入口进入了体育馆。

这个时候的体育馆内已经落座了大半人了,毕竟红毯秀只有小部分人能看到,其他人自然都先来馆内了。

里面的位置距离舞台自然有远有近,相应的,距离舞台越近,票价就越贵,和看演唱会是一样的规矩。

不要小看这些门票钱,他们这里的票价比平常的演唱会还要贵上三成,毕竟待会儿还管你一顿大餐,而且又是以慈善的名义。

平均每张票1300块左右,一共售出4000张票,门票就已经520万了。

不过票是卖出了4000张,但待会儿吃饭的时候,大概也就只有两千多人了,一部分人都不会去吃饭。

两千多个人,十几层的大酒店还是能容纳得下的。

保宝几人的票是张诺诺找人弄来的,票也一直都在她那放着,位置还算不错。

如果分一等座二等座的话,他们这里算是二等座。

至于一等座,那是刚才走红毯的人坐的位置。

张诺诺探着脑袋在贵宾席上找了半天,终于小声叫了起来:“我看到绮鸢姐姐了,在那里。”

几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了郁绮鸢的身影,毕竟她那一身正红色的礼服还是很显眼的。

“她左边是个女明星我认识,不过她右边那个男人是谁呀?”宁小千问道。

“好像是……陆离。”张诺诺小声道:“不过小千姐肯定不认识他。这个家伙,一到这种场合就死盯着绮鸢姐姐,都被绮鸢姐姐拒绝无数次了还是这么不要脸,我只是看着都觉得烦了!”

“原来是郁董事长的爱慕者呀!”宁小千轻声笑了起来,目光有些玩味地望着保宝。

保宝睨了宁小千一眼,也不理她。

郁绮鸢只是旁边坐了男人而已,他还不至于因为这个就生气,其实他自己旁边也坐着宁小千和张诺诺两个女人。

这就像郁绮鸢如果在宴会或活动上和别的男人握手,他肯定会觉得不太舒服。

但他也不会去说什么,因为生意场上握手本来就是一种社交方式,如果连这都管,那就是直男癌了。

不过郁绮鸢好像也从不和别的男人握手,不是因为她没礼貌。

而是她有权利决定要不要和对方握手,因为在生意场上,女人有握手的优先权。

换句话说,女人不主动伸手,男人就不该先伸手。

否则就是男人没礼貌,她就有权利拒绝握手,那么尴尬的也是男人。

譬如前些日子,米国总统川普主动伸手和波兰总统夫人握手,就被后者无视了,川普也只能自个儿生闷气。

至于陆离在追郁绮鸢……保宝觉得这个问题倒是有必要解决一下了,老子也不能天天看你不要脸地缠着我女人啊!搁谁谁都会烦。

到了六点半左右,观众差不多都已经入场完毕,晚会也就正式开始了。

在某一刻,全场忽然熄灯,只有追光互动,先是两分钟的开场音乐和特编的开场舞。

然后主持人出场,大致介绍了一些参加晚会的大领导和嘉宾等,并首先邀请海莎之心慈善晚会的主办方致欢迎辞。

之后是一个乐队表演,这个乐队的人气还是很旺的,一出场就赢得了热闹的喝彩声。

这些明星今晚的表演肯定都是义务的,不仅义务,而且有些可能还捐钱。

第一个节目表演结束之后,紧接着播放了晚会主题宣传片,然后进入了第一个竞拍环节。

第一环节一共拍卖了三件物品,每拍卖一件物品时,首先会邀请一位嘉宾来到舞台助拍,然后主持人念出拍品的名字,随后大屏幕会播放一段视频详细介绍这件拍品。

之后由上台的嘉宾和主持人一同叫拍上品,现拍现颁。

晚会拍卖的东西,其实大都是商界、演艺界、文化届的大佬捐出的藏品。

这三件物品一共拍出了980万。

随后的环节大概就是这样循环,表演一两个节目,拍卖一次物品。

到了第三次竞拍环节的时候,主持人叫的助拍嘉宾是——天行国际董事长郁绮鸢,现场陡然响起了热闹的掌声和欢呼声。

这个女人虽然不是明星,但名气偏偏不输一些小明星,她若是去当明星了,基础人气就不会差。

让她做助拍嘉宾是之前通知过她的,所以郁绮鸢也有了心理准备,上了舞台后,也就按照流程走了下去。

这次拍卖的是一幅字画,价格拍到430万后,大概也就封顶了。

“郁总,我觉得你现在可以表现一下了。”女主持人忽然笑道。

郁绮鸢明白主持人的意思,是让她附加一些东西,比如谁拍了这幅字画,就给谁一个拥抱,以此让这件物品的拍卖价格能再高一些。

前面有两位嘉宾也都这么做了。

“可是我好像没什么东西可给大家了。”郁绮鸢笑道:“除了美貌和智慧,我觉得我已一无所有。”

“哈哈哈……”观众登时拍手欢呼起来。

“我怎么觉得绮鸢姐姐现在说话的风格很像某个人呢!”张诺诺皱着眉头侧身望了眼保宝:“这是什么情况?”

……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口腔科靠谱吗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咨询电话
北海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临沂什么医院治妇科
桂林治疗睾丸炎医院
分享到: